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番外——夫夫夜话

这天夜里斑才哄睡了孩子,准备回房睡觉。打开拉门,只见柱间一改往日他一进门就饿虎扑食的姿态,正襟危坐。他双眼漆黑,泛着光芒,没开新装的电灯,点的油灯半明不暗,显得柱间严肃的面容略带诡异。

斑很诧异,柱间搞这一套要做什么。哄孩子的事是商量好的,因为孩子不见斑就哭闹不休,不肯睡觉,所以只能斑去哄。误了柱间的夜间活动还真是抱歉啊。

柱间在斑胡思乱想之际开了口:“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肯定句,一定是有了证据。

但是瞒他什么了,斑却没有头绪。实在是柱间不知道的事多,斑平时话又少,不到必要不吐口,就显得瞒了柱间很多事。斑打算听他说。他看了一眼柱间,走近坐下,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引着柱间说下去。

“斑,你一直磨练自己提炼查克拉晶体的理由,我终于知道了。”

斑确实算是一直没有停下这项工作。因着这个,他还不情不愿有了孩子。

那天同样是夜里,斑同样是在这个房间里打坐试图提炼查克拉——无他,千手柱间阳属性查克拉容易做到的事,到斑这里属性完全相反,做着很艰难。斑已练了一个多月,才堪堪能聚拢查克拉而不是散发出去。

才有点儿进展,柱间进来了。没带公文,说明今天的活干完了?还是又让扉间替他办事?斑没心思细想,正想继续提炼,柱间却从背后扑上来抱住了他。

“斑……嘿嘿……今天我把工作都做完了哦——”

“嗯,很好。”

“斑敷衍我。”

“没看到我在做事吗?”

“斑每晚都练,真的很勤奋,所以休息一天也没什么吧?”说着他上下其手,开始扒斑的衣服。

斑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自打半个多月前被他得了手,往后柱间越发没脸没皮起来。斑倒是没什么不喜欢,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的提炼即将得到一些结果却被打断,这让他烦躁起来。“放开我!离开我的背后!”他试图挣扎,但柱间抱得很紧,反倒把衣服挣松了。

“斑可以继续啊,我这里不会影响你的。”

说得好听!怎么可能!

“斑试试嘛,这也算是一种修行哦,既然斑不愿意停下那就不停啊——”柱间听起来兴高采烈。斑想想觉得确实算是修练,顶着柱间毛手毛脚又试着凝神定志,正当他打算来一个全身循环时,他感到有东西插了进来,正捅在了不得的位置,激得查克拉流一下就乱了套。

“柱间!”

“斑自己没有顶住哦,怎么能怪我呢——”柱间拖长声音,继续动作。

斑想,弄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查克拉流乱了,斑清醒的时候都在努力试着至少把它调整到正常走向。

第二天早晨在路上见到火影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千手柱间因为塞着睡了一宿起床就挨了顿揍。斑气得狠了,柱间伤得不轻,直到走到火影楼才恢复完全。

两个人安稳地过了半个月。其后半个月里,斑开始发持续性的低烧。由于是在赶往涡之国的路上和在涡之国境内,两人以为原因是舟车劳顿和水土不服。又半个月过去,返程路上,斑终于不烧了,却出现了呕吐和嗜睡的症状。

当天晚上,柱间在营地的帐篷里给斑检查身体。他用医疗查克拉走了一遍斑的体内。

然后他又走了一遍。

斑看他脸色不对,问他:“我怎么了?”

“斑。你肚子里好像长了点儿东西。”

“什么东西?”

“扎根在肠道里,很小,但是像是肿瘤。因为你之前发烧,发烧是身体自我保护的一种机制,可能就是想要杀死它吧,但是它长起来了。”

“能切掉吗?”

“不太方便,太小了,而且长得很精细,跟肠道联系很紧密,如果现在下刀,肠子的受损暂且不提,连肿瘤割不割得干净都难确定。”

“那等它长大点吧。”

“我回去再帮你看看。你这段时间也先不要提炼查克拉了。”

“嗯。”

“先睡吧。”

柱间此后2个月都没有再碰过斑,但是天天检查斑的身体。

离发现“肿瘤”的时候一个月的晚上,柱间照常检查斑,他这么说道:“好像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凶险。长得很慢,大概是良性的吧。”

“会不会是息肉?”

“哪有这么精细的息肉。”

“我说柱间,要不干脆一点割掉吧。”

“得不偿失啊斑,肠子很难养好的,而且未必割得干净。它还是太小了。”

 

又过了一个月,斑的症状在渐渐减轻,但小肚子渐渐起来了。这天夜里柱间检查完后,表情似喜非喜:“斑,我觉得你真是我的天启。”

“你在说什么?好了吗?我这半个月来症状一点一点减轻了,它停止生长了吗?钙化了?”

“斑,你要好好保养,不要剧烈运动,听完也不要急着打我。”

“怎么了,原因是你吗?”

“我怀疑你怀孕了。”

“放屁!我是男人!”

“斑……我原先也不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的结构很像胚胎。你们宇智波……”话音未落,鼻梁挨了一拳。

“不对不对,不可能!宇智波……不可能,如果有早有了,不会到我这才出现。我不相信!它现在是不是还很小?等它大点你就割开看看!怎么可能!”

“好好好,斑,斑你不要激动,我们先把身体养好如何?”

 

斑的想法没能实施,因为半个月后伴随着膨胀的肚子,胎动出现了。

有了胎动,也有可以感知的查克拉。

斑不得不相信自己怀了个孩子。

但是都怪柱间!

 

确认是胎儿后,柱间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然后开始了安全基础上的胡天胡地。

斑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掩饰。斑开始减少出门,连带着柱间也提高了工作效率。

 

五个月的一天夜里,两人温存后靠在一起休息。

 “柱间,……要叫什么名字。”

“嗯,有我们这样的双亲,压力应该很大吧。”

“是啊,如果我是别村的人,第一反应会是抓走他,去研究他的身体。就算研究不出东西,杀掉也是好的。”

“收养怎么样?这样他不会被觊觎,长大后也不会有人用我们俩的血继限界要求他,那样压力太大了。”

“听着可行,是你族里的。”

“为什么不是你族里的?”

“因为他主要是你的基因构成的吧,都是你的东西……我觉得他起码有仙人体。”

“那好吧,但是要姓宇智波。万一开了眼呢。而且……”

“为什……好,谢谢你柱间。”

闻言柱间低头亲了亲斑的脸颊。

“姓宇智波的话,名字就你起吧。”

“唔,砖间?嗷!疼,斑轻点儿打!”

“再想一个!好点儿的!”

“嗯,墙……别打我我再想!栋间!栋间如何?”

“……这还差不多。”

 

想到隔壁睡着的栋间,斑心情好了不少。他直视柱间,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起为什么提炼查克拉,是为了研究循环的事。

他知道了?

前几天斑终于成功凝出一点点查克拉晶体。他直接送给了柱间,柱间像他当初一样贴身放着。因为这个?他也循环了?

“我想起来了。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在我与水户婚礼那一天滞留着?然后试着让我知道。”

“晶体还在吗?你也循环了?你是怎么出来的?”

“晶体已经没有了。我没有循环,但我想起来了。斑之前还会让我记得,结果后面就干脆不管我了,而且如果我不问,你是不是一直不会告诉我?我好伤心啊,斑。”

柱间一下消沉起来,场面顿时变了。

“……”斑有些心虚,因为确实自己并未主动提及此事。

一方面是觉得没有结果,柱间没必要知道。

另一方面,斑这里杂事就没有断过。

八个月的时候,斑彻底不敢出门了。就算是用变身术也显得非常奇怪,大家都是忍者,谁不知道谁呢。柱间也挪出大量时间陪他,这招来了千手扉间。

他进门时,两个人正在处理斑泌乳的问题。千手扉间一进门就捂住了双眼,“宇智波斑?你肚里长瘤了?”他说。

斑投之以火球,千手扉间报之以水遁,被柱间挡下。

柱间说:“扉间,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们就不瞒你了,但是为了安全还是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哦,斑有了我的孩子。就是这个了。”他比划了一下斑的肚子,被斑拍了手。

千手扉间如遭雷击,这让斑感到愉快。

他保持着那个表情,慢慢退出屋子,离去了。

 

至于生产时更是糟心,有个黑兮兮的东西试图钻进产室。斑本来反对柱间用木遁在地下构造结界的,他觉得没有必要。但那时候却觉得还是柱间深谋远虑。柱间的木遁把那厮拦个正着,由于只有柱间和斑两个人,柱间只好出去迎战,留下一个木分身观察斑的情况。

结界是最好的。漩涡姬留在了涡之国,但是她一挥手竟然有一半族人愿意到木叶来住。木叶的防御水平因此成倍增长。斑看见金色的锁链在空中飞舞,又看见柱间因为普通封印不成功干脆开启仙人模式使用明神门。最后,千手扉间听到动静也赶来,带着他研究出的封印卷轴,成功将侵入者抓走。柱间在扉间来时就与木分身交换位置,给斑剖腹产——斑没有对应的生产器官,强行生产会造成巨大的伤害,不如直接剖腹。幸运的是,孩子很健康。

 

因为剖腹产,所以要修养,又过了好一段时间斑才想起来要研究循环的事,这次他凝练查克拉顺利得多,虽然量很少,完全比不了柱间给他的。于是他把这一点点给了柱间,权当心意。

结果柱间因为这个想起来了吗?

“斑,你其实一直在研究这件事对吗?”

斑觉得,是时候把这件事告诉柱间了。

 

柱间提供给斑更多的可能性,然后被斑否决。最后斑想起自己的一个猜测——他的万花筒。柱间不太知道他具体的万花筒能力,于是有柱间作为查克拉源,斑演示了一番。

“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

“为什么?”

“我上次给你的查克拉结晶相当大,你自己也试过,这样做需要大量查克拉。这是你万花筒那个能力发动的动力源。而且你的经历验证了,动力源消失,循环停止。”

“可是我并没有主动发动啊?”

“你曾经有段时间心情不好。”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在观察你啊,斑。”柱间温柔地笑了,这让斑颇有点儿不好意思。

“难道是我那段时间,情绪与查克拉几乎是联动的,所以在那一天由于情绪波动导致查克拉打开了万花筒?”

“你可以再试试。反正我把扉间的飞雷神资料给你看过。”

“那为什么一天一天循环呢?”

“这个我也不是非常明白,所以建议你再试一次。但是,斑,”柱间扑过来,抱住斑的腰,“你要带我一起!不然也必须让我知道!”

斑想,柱间的查克拉是贴身放置的,也许就是与自己的查克拉形成了回路,就像一个没有开关的灯一样,通了电就一直亮下去,直到能量耗尽。

他会再试试的。

突然他觉得身上发凉,低头一看柱间已经把他扒得差不多了。

“斑,栋间一个人实在是有点寂寞,我们再生一个给他作伴吧!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梁间吧!”

“喂!柱间!”

评论(2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