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尾声

斑渐渐醒来。

他慢慢睁开双眼,感觉自己精神不错。外面的鸟鸣悦耳,太阳估计也升得很高了,在房间里看来都觉得明亮。又是个好天气,想想就觉得让人舒心。

可能是光线照的吧,房梁和屋顶的颜色变浅了,嗯,浅棕色的,一看就是只上了清漆的木料。这样也好,看起来轻快不压抑。晴天就是好啊,今天要干些什么呢。

不对,是颜色变了。原先都是黑漆的木料,还是从旧族地运来的呢——木料都是好的,再买实在费钱。自己下的决定啊。那原先的木料呢,火核换了木料吗,干这个有什么用。

昨天还没有的。嗯,多此一举,但是火核做事……斑想着,翻了个身。

柱间躺在旁边,睡得很香,打着小呼噜。火核换木料是为了什么,是什么时候,不知会自己一声真的好吗,还是他知会了而我忘记了?

嗯?

斑瞬间清醒过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冷汗渐出。

这是柱间家!这是没有循环直接延续了昨天?还是因为自己昨天闹得太大造成的场景崩坏?斑回想起消耗殆尽的木遁查克拉晶体,心里倾向循环结束了的猜想。原因居然是这样吗?柱间的查克拉和自己的相冲导致时间循环?怎么会这样?自己明明没有动用时空间的忍术,而且柱间接受了——不对,他真的时间循环了吗?怎么确定他循环过没有?还有,循环到底是怎么产生的……问题很多。伊邪纳美的两种条件猜想都试过,没有用处,因为只要承认设定的条件,伊邪那美会当即解除,可是当时都没有。

往容易一点的方面想,也许不是伊邪那美也不是时间循环,可能是别的什么幻术比如那个无限月读,终于崩坏了是很好,但是接下来要想解决它却是难上加难。斑努力思索,然而没有头绪。总之现在要先确认柱间记不记得昨天,柱间——他一回头,正看见柱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斑,你在干什么?”

尴尬,尴尬是上午的柱间家。

沉默,沉默是今天的木叶村。

“柱间,你……”

“斑你该不会是想走吧!”觑着斑的脸色,柱间一跃而起,木遁比人快,缠住了斑的脚踝,“昨天我们可是说好共进退的啊。虽然我很相信斑的承诺,但是斑现在不能离开我身边。”话音落,他已经靠近,抓住了斑的肩膀。

斑不由得后悔起自己没有天天保留柱间循环的记忆了。如果他不那么粗疏,现在就能得到更多信息。但是现在他也只知道柱间记得昨天,但是今天是到底是初三,还是初四要问问第三个人,因为斑确定不了循环是否还在进行,柱间可能是因为昨天的阴性查克拉而记得有“昨天”的存在。但是现在柱间这个样子,很难让人脱身啊。

“柱间,我只是起来了而已。”

“哦,这样啊,那我们去吃饭吧。”

斑被柱间牢牢攥着手,带着走进厨房。柱间家的厨房可以看出经常被使用,池子里还有未刷的碗筷,米缸盐罐都是半满,簸箩里还有几根白萝卜。怎么菜都没有了,斑正在奇怪,后来转念一想,婚宴需要很多食物,可能都用掉了。柱间从柜里找到一个小罐子,从里面拿出几颗梅子放到碗里,“斑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估计都没有。”他露齿一笑。

那你问个屁!斑想。

柱间把一个锅坐到灶上,从水缸里挖了一瓢水倒进去,斑会意,一个火遁吹过去,点燃了灶下柴火。柱间又朝一个大缸走去,斑有印象,那是酱缸,看样子柱间大约是要弄一点味增汤。酱下锅,斑还在想,难道只剩汤和梅子可以对付了吗?柱间就在锅沿上架起几根树枝,不知道从哪里又弄出几个饭团来,放到树枝上蒸着。

“本来大多是扉间做饭的,他花样多,”柱间手不停,“但是他估计昨晚到实验室去睡了,也不知道睡得好不好,他一生气就去实验室待着。”

“你做大哥的,让弟弟天天给你做饭?”真·弟控·斑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也不是天天啦,扉间会的多,我就会几样,一直吃很腻的。所以,斑,以后要请你多担待了。毕竟你的做饭水平我知道……”柱间不敢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斑转出的写轮眼。

“……你弟,天天在搞些什么你心里有数吗?”斑好奇起来,柱间这样的大哥,会不会连弟弟做什么都不知道。千手扉间实在不像什么贴心的人物,能总给大哥做饭倒出乎斑的意料,但是涉及到他喜欢的实验的内容,只怕是会瞒着人吧。

“……嗯,我曾经尝试去他实验室看他的,被赶出来了。”

果然。千手扉间就是这种人,发起脾气就冷战躲到别处去,遮遮掩掩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这几个饭团是最后的食物了,然后我们就得自己做了,扉间估计是一两个月都不会回来了,所以斑,你中午想吃什么?豆皮寿司?”

进度这么快的吗,都要想中午吃什么了。柱间想干什么?万一……这么半天了,还没有人来找新郎,是不是说明没有再循环,而是就着“昨天”继续了下去?吃了饭一定要确认这件事!

“那就豆皮寿司了!斑,下午我们还要谈判,你……”

“可以吃了吧,柱间。”虽然有点愧疚于不能把心里想的事情告诉柱间,但是只要事情解决,自己一定会把所有事都分享给他。斑这么想着。

“哦哦,好了,我们可以吃了。”柱间说着,把热了的饭团拿下来放到装梅子的碗里,又洗出两个碗盛味增汤。端着汤一回头,斑已经坐在桌前等他了。

 

斑低头吃饭。味增汤里的酱柱间没搅匀,汤里飘着絮,沉着块,喝起来疙疙瘩瘩的。饭团被他按上梅子,几口吃尽,他搅了搅剩下的味增汤,一饮而尽。放下碗,他看着柱间,柱间大约是要和他一起出去的吧。

柱间看他吃得这么快,向他笑了笑,然后几口吃完他那份,一抹嘴,对斑说:“斑急着回去看看吗?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出了屋子。千手住家,没有界线分明的院子,但是族地里一丛一丛植物茂密,不乏菜地,两个人一出来就成为了目光的焦点。目光主要来自路过在地里干活的千手族人,他们看着斑的表情差劲,但是看柱间的表情也很一言难尽。柱间没事人般和他们打招呼,斑则视而不见,但是柱间拉着他打招呼,他也抗拒不了,只有一路点头。

斑心想,看这架势,估计是没有循环了。

终于走出千手族地,斑看着街上平民的表情,更加确定了自己关于没有再循环的想法。他现在想到那块查克拉晶体了,估计那就是维持循环的条件。那循环是怎么开启的呢?

是因为自己的万花筒时空间能力吗?还是别的原因?

柱间现在对此一无所知,那之后他还有主动知道的机会吗?自己多给他一些查克拉有用吗?让他也弄块自己的查克拉晶体试试?还是自己再弄一块他的?

这个循环的机理到底是什么?是让自己在回到旧时间点?还是使其他人回到旧时间点?

正想得入神,柱间已经带他回到宇智波的地盘。火核估计是早收到消息等在大门口,身边还站着全部的长老。族人们也探头探脑,希望得到一些消息。

斑想笑,但是他绷住了自己的脸,带着柱间向前走。

一群人跟到宇智波斑住的屋里,纷纷坐下。

“斑!你……你怎么能这么做?”一个原先主战的长老首先发难,痛心疾首写在脸上。

“既然柱间与旋涡联姻你们不满,那就不让这件事完成。”

“那你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从宇智波族里选出女子来岂不更好?”这是主和派的长老。“你这么做,置宇智波于何地,族人颜面被你丢尽!”

“合适的人选?身份摆在那里!”说着斑觉得自己激动起来,觉得费事,更不想多谈。其实他自己也不想这么仓促的,但是偏偏循环就是这么结束,打得他措手不及。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尽量解决罢了。

 

一番交锋后,斑本就混乱的思绪更加繁杂。族里的暗流涌动他知道,但是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此番逼着他面对,倒叫他早早知道了族人的现状——若不是自己在柱间处说得上话,这族长,恐怕早就做不下去了。

可是自己真的能抛下他们不管吗?

斑心情沉重,正在发愁,忽然觉得一双温暖的大手按住了他的双眼。是柱间。

斑就势倒进他怀里,柱间就抱住他。

斑想,索性搬到柱间那里去住一段时间算了。

后来

日子流水般地过,转眼又一个星期过去。宇智波那边反正没人敢动斑,最多就是用语言讽刺,用眼神示意,斑对此装聋作哑。这件事长期看来没什么不好的,他想,反正都是低人一头,如果族人想要保持现在的状态,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于是自顾自地收拾了不多的行李,搬到了柱间的家里。

柱间对他的入住表示了快乐和兴奋,千手一族虽然不太满意,但是柱间的性格他们也知道,强行反抗是不可能了,只能先捏着鼻子认了,然后慢慢图谋把族长屋里的人换成女性。而且,毕竟是斑搬到他们这里来了,这样也算作千手的胜利吧,咬咬牙就认了。

至于旋涡一族,长老们走的时候依旧很愤怒,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柱间的打算是从水户着手来解决整件事,而且村子还在建设,日后是什么样子不是旧时期的族间关系能够概括的。他在斑的眼皮底下大大方方给水户写信,与此同时斑在屋里打坐,试图凝结查克拉。

扉间回来过一次,他看见柱间和斑在一起吃饭,桌上尽是两个人爱吃的东西。他坚决地带走了自己所有的物品,此后彻底绕着这间房子走。临了,他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承认斑的身份,斑付之一哂。

 

忽忽悠悠一个月过去,所有人不论喜欢与否,都已经习惯了。这一个月里,斑依然没有停止自己关于探索循环真相的尝试,他有一天悄悄带着柱间进了南贺神社的密室看石碑。石碑上还真读出了无限月读和相关的资料,斑更加确定了循环是单纯的时空间问题。柱间说出了与过去相同的话,斑也觉得这块石碑大约有些问题。两个人合计几日,决定把石碑换个位置,附近放些阴损的结界。一旦有动静,他们都会知道。不但他们会知道,进去的人想出来不死也要脱层皮——这有利于推断嫌疑犯。

有一天柱间从地里挖出酒来,斑也知道为什么,因为猿飞、志村等小忍族开始试着加入村子。恰逢马上是休息日,两个人放开量多饮了几杯。

结果第二天柱间顶着烧焦的头发出去晒被子,出去买吃的。

 

 

猿飞一族正式进村那天晚上,两个人还没睡下,却都感到结界有动静。柱间非要拉上扉间一起去,千手扉间极不情愿,但是在柱间“有人使坏,试图引人走邪路,村里有人走邪路,村子会有危险”的推断下,还是跟着去了。斑自打觉得石碑不靠谱,就不再把它看得很重,完全不在意千手扉间的观摩。路上这点被柱间一通猛吹,差点儿造成“千手扉间怒打亲大哥”的惨案。

结界里确实留下了一些痕迹,黑色的,柔软的,容易渗透的,统统被千手扉间收集起来。

 

这次用的封印术是旋涡的,得知这一点,千手扉间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的大哥。千手柱间哈哈大笑,径自去给水户写信。斑顶着刀子般的眼神处理柱间的公务,把千手扉间当空气。

没一会儿,柱间带着信出来,给千手扉间看。“麻烦你了,扉间!”柱间挠着头哈哈大笑,“在我和斑去涡之国的这段时间里,麻烦你配合啦!”

千手扉间看起来很想拔刀。

 

等到返程,斑的身体就开始出现异常。他发烧,他呕吐,他嗜睡。柱间感觉很奇怪,查克拉走了一遍之后他更是震惊,他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不敢下诊断。斑倒是看得开,安慰他也许过段时间就会好,或者能知道是什么问题。因为身体不好,他停止了一直以来对阴性查克拉的提炼。

漩涡族人跟着他们来了一批。在他们的帮助下,村子外面开始树立起强力的结界,巡逻的队伍也拉起来。扉间的研究结果让人头疼,没人知道那些黑色东西的来路。他问了柱间,又咬咬牙问了斑,都没有结果,只能先放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人向扉间汇报柱间和斑出门越来越少。这让千手扉间感到不对,他闯进柱间的家,然后辣到了眼睛。

“宇智波斑?你肚里长瘤了?”

一团火朝他迎面飞来,他一口水喷过去,又被树枝拦住。

被难以置信的消息糊了一脸,他梦游般离开了大哥的家。

从此他更加难以直视宇智波一族。

 

没过两个月,千手扉间远远感知到大哥在战斗,他感觉到这次不是一般的问题,因为明神门从天而降,金色锁链漫天飞舞。他飞快地赶到,参与了战斗,最终得到了完整的黑色物质。他拎着封印卷轴,正欲离开,婴儿的啼哭让他从头到脚打了个冷颤,他扭头就跑。

 

一年半以后,火影宣布收养一个一岁多点的战争孤儿。扉间怎么看,怎么想,都别扭,然而毕竟是自己的侄子,又能如何呢。

评论(2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