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今天才写出来的,如果有虫请提醒,谢谢~

第10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昨晚研究飞雷神,他似有所得。但是还需要结合自己的查克拉和写轮眼进行实验。

今天,他准备作个大的。

襦袢脱了改缠绷带,因为千手扉间坐镇婚礼,封印阵就不往绷带上画了,但是可以多带不少千本。本来手腕上的封印阵不变,但是把火焰团扇和镰刀留在家里,改带大量苦无和手里剑。大腿根加绑一圈放匕首,再加几个烟雾弹。

这样小袖是不能穿了,套族服;族服外面披大氅,再带上手套。

倒是柱间送的查克拉结晶露了出来,斑正欲将它塞进绷带中,却发现这结晶明显变短了。

短到快要消失了。

斑想了想,还是把它塞进绷带贴身放着。

估计自己身带阴遁查克拉,两相对冲,互相消耗吧。

柱间不是说再送个大的吗,让他再送一个好了。

斑做好捣乱准备,院门大开,等待火核。

火核来了,斑向他走去:“火核。”

“斑大人。”

“你听好,今天无论我做什么,请都不要阻止我。你只要坐好少动就可以了。今天发生的事都与你无关,我自会承担后果。”

“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斑大人?请让属下为您分担一些。”

“是正确的事情。你大可放心。没什么的。你不必介怀。”

火核满面疑惑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出发了。

一路上一切照旧,族人的眼神还是那样一言难尽,但是斑的心情却很好——一方面是他觉得这都是他幻想出来的,反正要实现族人的愿望了;另一方面是心里止不住的躁动,哈哈哈柱间,休想结婚了!今天我亲自出马搞破坏,你就乖乖受着吧!

一转念,斑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喜欢柱间,激动成这样实在是让他自己也大吃一惊。

等我破开这个循环!

 

千手扉间仍然是站在千手族地入口。他的好心情被斑的到来稍稍影响,他仔细打量斑的着装,眉头微皱打开感知。斑是有备而来,千手扉间感知不出特别的,也就放他们进去了。

签下名字,送上礼金,拿上引出物。斑顺手把自己的那份交给火核保管。千手族人有些看到了,纷纷露出不太好看的表情。斑坐到柱间安排的位置,静静坐下。火核去了较远的席位。

斑闭目养神,收敛查克拉,在体内快速运转,静静等待婚礼开始,完全不理会各种投在他身上的眼神。

千手扉间疑心重,人谨慎。因着有了疑惑,他进屋来看了斑几次,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又回到原处。婚礼即将开始,千手扉间进入房间,径直坐到斑身边,“斑,大哥今天结婚,你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怎么可能。斑只当没听到,继续他的闭目养神。千手扉间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斑没有多余的动作,表现也与平常无异,他只好看向场地中央,关注即将开始的婚礼。

婚礼开始,柱间和漩涡水户出现。

修祓的做法是:水盆洗手以净身心。柱间和水户共用一个盆,洗好后甩三下。接着一个旋涡长老诵起祷词。随后巫女携酒壶上场,正准备在杯中倒酒,却发生了变故让她无法完成。

一支千本飞来,直接击碎了酒壶一角,酒水漏了出来。

在场的忍者纷纷望向千本来的方向,只见宇智波斑右手重重一拍桌面,借力直接跳到巫女旁边。写轮眼转了一圈,巫女就软软倒下。左手一挥,三个酒杯全掉到地上摔碎了。

千手扉间反应也快,这时候已经站起来抽出苦无打算上前攻击了。

漩涡水户后退一步,在厚重婚服束缚下,稍稍拉开架势打算迎战。

斑赞赏地看她一眼,扭头看着柱间双眼伸出一只手,叫他的名字。

“柱间。”

“斑。”柱间的眼里盛满惊喜,他伸出手握住斑的手。斑反手射出几层千本和手里剑,挡住最先反应过来的人,两个人从会场就这么牵着手逃走了。

 

两个人朝着一个方向奔跑,柱间在带起的风里大声问道:“斑!为什么?”

“你知道啊还问我!”

跑着跑着,两个人来到了那个两个人童年的山崖。

斑非常兴奋,虽然证明了破坏婚礼也不能解开幻术,但是他就是高兴。

既然没解开幻术,说明明天还会循环。

千金难买爷高兴,爷想干啥就干啥!浪起来!

他拉着柱间的手,情不自禁咬了他脸一口。

柱间顺势抓住他的双肩,向斑的嘴唇凑去。斑觉得自己好像落了后,于是也啃了上去。

两个人你争我赶,倒在草地上互相啃,滚成一团。

“斑。”

“柱间。”

斑被柱间压在地上,柱间挡住了光线,看起来竟然有些阴沉。在这样的地方,他身上的自然之力止不住奔涌,斑也放出了一点自己的查克拉。

“你想好了,斑?”

“想好了。”

“那我就直说了斑!我等这天等了好久了!”

斑直接伸出手,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又啃起来。

 

千手扉间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人像几天没吃饭一样凶狠地互相啃。

他不禁庆幸,自己没带族人来,也拒绝了水户的跟随。

他就知道!

宇智波斑!

他气愤地叫道:“宇智波斑!放开我大哥!”

只见两个人终于分开了,宇智波斑满不在乎似的擦了擦嘴,又伸手去抹柱间的嘴角。

千手扉间已经气得发红,他就要爆发的当口,柱间开口了:“扉间,对不起,我还是想和斑在一起。”

“宇智波斑,都是你挑动大哥的是不是?我大哥的婚事多难我不信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找到水户,你这样让大哥今后怎么办?”

“扉间!不是斑的错!是我一直喜欢斑!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和别的人结婚!”

“大哥?千手怎么办?宗家一脉断了怎么办?”

“你不结婚?”斑好奇起来。

“不关你事!大哥!回答我!”

“扉间,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是大哥早就想好了,我一直非常喜欢斑。我很感谢扉间这么在意大哥的婚事,这么帮助大哥。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扉间。村子建立起来,我们也不用被限制在一族了,没有子嗣也没有什么,村里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后代。大哥也不会在意你不结婚,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大哥,让我和斑在一起。”柱间言辞恳切,斑很震惊,没想到他都想好了。

“大哥,就算你这么说,这件事情要解决也没有这么简单的。而且,谁不好?为什么是斑?啊啊算了!我不想知道!你自己处理吧。我不管了,大哥。”

千手扉间转过身去,摇摇晃晃地离去了。

“他受打击挺大的,柱间。”

“我会安抚他的。斑,你愿意和我一起处理整件事吗?”

斑点点头。

今天使劲浪,明天就没了。

 

斑跟着柱间回到千手族里,火核看到他,赶紧上前来跟在斑身后。斑看着火核从紧张,到震惊,再到眼神死——千手柱间先是和水户谈了谈。谈妥水户后马上召集两族长老宣布了自己的打算。

很明显,千手柱间早有准备,就看他谈妥水户的速度就知道。

他准备了多久?

斑意识到,柱间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思熟虑。但是长老不好打发,联姻已经到这一步,很难快速解决问题。柱间留斑住在他那里。斑也同意了。他让火核先回去,自己施施然住下来——明天是循环。

他想着,是单纯时间循环的话说明柱间准备了很多是认真想要和自己在一起,是幻术的话自己的心思大约也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那就坦然点接受。

 

柱间去和长老们拉锯,他让斑在他的屋里休息。斑从善如流,在柱间的房间里宽衣。柱间的房间他不是第一次来,算是熟悉。他坐在柱间铺的被子上披着外衣一圈一圈解身上的绷带,卸下过多的武器。他发现柱间的查克拉结晶在这一天消耗干净了。

他开始起了一点疑心。

又想想,白天的时候他放了一些查克拉出来,可能加速了消耗?

他又想起自己给柱间注入自己查克拉能够让柱间保持记忆的事来。他意识到,这一切似乎是有关联的,阴性查克拉和阳性查克拉相互作用能够让人在循环中保持自己的记忆,柱间送给自己的查克拉晶体在身边这一点让他得以一直知道循环的事实。

现在,晶体用光了。

没关系,今天和柱间互相释放了不少查克拉,应该能顶过明天。自己给柱间输入一次查克拉能挺一天半呢,只要记得互相注入就不怕陷入循环中不能自知了。

他想到这里,安心睡了。

评论(1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