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9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他觉得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些。

需要思考的问题很多,他大致理出了脉络。

幻术的可能性有两条路:伊邪那美和无限月读。但是它们都有矛盾之处。

伊邪那美施术者成迷,只知道只可能是宇智波族人。目的大约是反对柱间结婚或者是反对结盟建村。不然花费一只眼睛,暗中观看婚礼仪式,暗中窥视自己,再加上大量查克拉,施个如此费力的术只为了让自己或柱间知道……不对吧?就算柱间说了真心话,那施术者如何知道呢?

无限月读同样的是施术者有问题,条件就目前看来难以达到,而且这个无限月读计划针对自己的观点斑比较认同。当然也没有证据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因此将自杀方案作为备选,最后没有别的办法就实行。

还有单纯的时间循环。

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因为斑自己的万花筒能力。

斑的万花筒有幻术,也有时空间能力。幻术他不怎么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擅长——主要原因是对手不吃这套,没有用武之地。而时空间能力斑在多次与柱间交手过程中经常使用,这个技能是稍微让时间倒退一点点。可以是几秒,可以是几十秒,也可以是几分钟,但是时长与查克拉消耗是指数关系,因此斑用得短也用得少。而且,斑个人觉得,这像是作弊,应该堂堂正正决一胜负的时候他从来不用,只在两族对垒时他为了家族利益会稍稍用一用。

可想而知,他对这个能力的开发也仅限于此。

这一点让他非常后悔过一段时间——千手扉间的飞雷神在当时当地他没有办法破开。

后来,他被强行换了双眼,泉奈的万花筒能力与斑的没有冲突,因此直接叠加上了,这让斑心中的愧疚懊悔一天天在心中发酵,让他不愿再去想自己还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是时间循环的话,跟自己有关系吗?

如果是能力失控,那自己早就躺下了,哪有那么多查克拉供着这种事情。

那么如果是万花筒导致的,那么问题的关键是寻找到查克拉源头。

那么还有什么让时间循环的可能性呢?

斑感到自己陷入了僵局,除了千手扉间和他自己,他并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知道有时空间忍术。难道需要看看千手扉间的飞雷神资料?

他这样想着。也只有等柱间来了之后问一问会比较好。

伊邪那美的破除,斑打算开始尝试——所有可能性他都会尝试。柱间来了试一种,“明天”再试另一种。“明天”要做的,就是破坏柱间的婚礼。

想要破坏柱间的婚礼,斑不由得思考起施术者的心理来。斑其实挺能理解宇智波族人认为应该阻止千手柱间结婚这一想法的,因为他和柱间讨论过这件事。千手扉间回来的第二天,柱间像是个受欺负的小媳妇一样来找他,两人酒过三巡微醺之际,他消沉地说出即将结婚的事。

“……因为水户不过敏,所以长老们还有扉间觉得这是天定的好姻缘,一定要我结婚。这样我反抗也没有用处了。斑……”柱间趴在桌上,看天看地不看斑,轻轻问道,“斑怎么看呢?”

斑的第一反应是不高兴。但是很快他就想到,挚友终于可以成婚是好事,自己怎么可以不高兴呢?他想了想,搜肠刮肚也没能说出别的,只好说:“……恭喜?毕竟你……子息艰难,好不容易找着一个,运气不错?”

“你的族人不会有异议吗?”

“有什么用。”闻听此言,柱间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斑见他脸色突变,知道他应该想到别处去了,马上解释说:“作为你的挚友,我很希望你能抓住这次机会。我们作为家族里比较有能力的忍者,是该留下子嗣。但是宇智波……你也知道的,为了泉奈,我两面不是人,我的意见没有人听。”

“斑……”柱间转过身来试图抓住斑的手,但是斑躲开了。斑抽的那只手手拍了拍柱间的肩膀,另一只手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胸怀,我相信即便加上旋涡一族你也能公平处事,而且只是嫁来几个人吧,又不是举族迁居,你就安心结婚吧。宇智波的担忧,我会在后面的村子建设过程中努力让他们得到信心的,你会帮我的不是吗?”

“斑,我……”

“别担心了柱间,难道你娶了妻子就会忘记朋友吗?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不会证明我看错人了吧,你就好好结婚生子,我会祝福你的。”

柱间认真看着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没想到自己当时顺嘴说着祝福的话,结果居然要去破坏柱间的婚礼。

当然承认自己喜欢柱间的话,这就变得理所当然——不去尝试就断言不行未免过于懦弱。

一会儿他来,要告诉他吗?

算了,如果局面没变化再说。谁知道这个“柱间”到底是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呢?

但是一定要提的是飞雷神的事,说不定能破局。

 

柱间来了。

斑正坐好,正式向他提起想要知道飞雷神原理的事。

柱间先是一愣,而后笑了笑,说道:“反正扉间怎样都不记得,我带你去看他的研究资料还是我看了之后复述给你听?扉间还是和我说过一些关键点的,虽然我是不会操作啦。”

“……你能带我去看?”斑觉得千手扉间知道了大概要吐一口老血。

“当然啦斑,你不会做什么的,我知道。”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偷偷摸摸地前往千手柱间的宅子。

“飞雷神是很早以前扉间就开始研究的了,虽然扉间想搬走,但是大部分资料现在还在家里,没有移到他的实验室里去,因为那里现在防潮还没做好,纸质资料容易受潮,只能做实验。”

斑听得满头黑线,心说:“我心中的柱间有这么傻?果然还是幻术吧?如果是现实的柱间,他对我未免太不设防了。”这么一想又想起柱间的表白来。

如果幻境是这样,那我大概很喜欢柱间吧。

他决定看完飞雷神资料就向柱间坦白。

 

飞雷神资料斑看得有些艰难,因为里面有大量的数理推导。幸运的是,柱间在身边告诉斑原理,斑因此打通了一些关窍。两人看到天黑,斑突然想起自己的计划。

“柱间。”

他一叫,千手柱间就转过头来,直视他的双眼。这让斑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柱间对我是这个态度啊。

斑想。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了呢?

好像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久到自己已经习以为常。

“斑?你还有哪里不明白?”

来吧直说,如果能解开幻术的话。

“柱间,我喜欢你。”

千手柱间的表情是惊喜的。他马上就抓住了斑的肩膀,“真的吗斑?你终于想明白了?”

看来解幻术不是这个条件,那就破坏婚礼吧。

今天的柱间没有接收阴遁查克拉,明天记不得循环的事,那就不给他输入了,明天试试看吧。

回过神来,柱间还直直看着他,斑不由自主一愣。又想起“明天”的计划,他把心里的杂念赶到一边,定神说道:“现在才说晚了吧,柱间。让我回去吧。”

“不晚!斑!现在来得及!我能解决的!”柱间提高了嗓门。

这引来了一些千手的族人,外面开始窸窸窣窣,还能听到“叫扉间大人来”这样的话。

斑挣开柱间的辖制,“……柱间,我们现在还在循环中,而且你的族人要来了,今天晚上水户也会住在这里。我要先离开了。”

柱间一脸恋恋不舍:“斑,等我,我会处理好的!”

斑并没有回头看,他一路加速,飞快地逃出了千手族地。

 

回到自己的房中,没过多久,火核来了。

斑见了他,只见他一脸难以形容的神色,他注视斑许久:“……斑大人,你的脸好红啊。”

“……”

斑一阵无语。

无所谓,反正明天谁都不会记得。

脸不要了。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