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8天

离循环开始足足一周时间过去,不枉斑点灯熬蜡日日努力,宇智波族中书库里的资料看尽。倒是能理清楚写轮眼的资料,也得到了很多禁术,还过了一遍一族简史。斑对伊邪那美的猜测淡了些,更加倾向单纯时间循环的推断——靠他自己的想象力真的能想出这么多资料来?就他所知伊邪那美不是这样的。但这猜测也没有消失,因为斑也没有办法完全排除伊邪那美的可能性,虽然对于承认的条件只有一点头绪。

柱间还是得天天来报道。斑意识到如果不让他知道自己在循环非常耽误时间,他一定会闯进族里来找斑,这样还不如让他知道自己在循环,这样起码可以节省时间。但是斑这一天刻意在解幻术时去掉了柱间表白的部分——不论是不是真柱间,都可以避免麻烦。

柱间那边发现了一些六道仙人时期的历史——虽然鸡毛蒜皮到令人发指,非常跌份儿。如果是真的,六道仙人大约是有个儿子叫阿修罗吧,语重心长地叮嘱他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认真对待妻子,要怀抱大爱,不要犯各种各样难以想象的低级错误——大约是六道仙人爱子心切想象出来的吧,哪有那么笨的人呢。鉴于这个柱间有可能是斑自己幻想出来的,斑决定把这些当笑话随便听听算了。

但是,说起来,宇智波也有类似的东西,斑还被它狠狠伤害了一把。泉奈开万花筒的时间比斑迟得多,他是因为得知斑的视力急剧下降开了万花筒。斑不战斗,平时的视力差劲得影响正常生活,也就没办法多关注刚刚开眼的弟弟。为了斑的眼睛,泉奈自己偷偷去南贺神社看了那块石碑,深信不疑的他怀着对哥哥的信心拖着重伤的身体,用药放倒斑,将双眼硬塞给了哥哥,自己死去了。斑时常想,自己为什么没能更加细心一些,更加强大一些,为什么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保护不住。而且,现在选择结盟的他,算是连泉奈的遗愿都没有守护住吧,真是没有用的哥哥,也是没有用的族长啊。

怀着满腹悲伤,斑决定看看那块石碑,死马当做活马医,去看看,至少确认它没有帮助。如果彻底确认了就是伊邪那美,那就可以专心思考承认条件了。

他悄悄溜进了南贺神社。

神社空无一人。

但是石碑上的内容却变了。

不是伊邪那美中自己的幻想,就是新眼睛的缘故。斑这样想着,认真读起来。石碑上的新内容是一个叫做“无限月读”的幻术,被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真可谓无限月读是个宝,实现和平效果好。世人从此做美梦,战争因果全抹消。

要实现真正的和平就要让所有人陷入美梦中?被神树包裹吸收查克拉,神树提供生存所需,然后就只需要做美梦,也只会做美梦。然后呢?那每个人的意志又如何呢?还在建设和平呢,还没有结果,他还没那么无能,不需要用幻术手段来强迫做到!

而且这个无限月读和现在的状况并没有区别啊。如果和过去战乱的时候相比,现在确实像是个美梦。难道是陷入了这个幻术?所以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是伊邪那美?是无限月读?还是真实的现实——单纯的时间循环?

斑仔细地阅读石碑,想知道被神树包裹做梦的人的意识还能否互相沟通。

结果是根本没有相应描述。

那么没有查克拉的平民怎么办?

不知道。

那忍者的查克拉耗尽了怎么办?

不知道。

斑头一次开始质疑起这块石碑。写的什么鬼玩意儿!关键的东西没有,基本的原理也很有问题,六道仙人怎么回事,留下的东西未免坑了些。如果这是自己想象的,那么自己又想要得到什么?想象了这么多,一定也包括这块石碑吧,那这个无限月读也是自己想象得到的?因为自己陷于循环,所以找了个理由?

可是如果是无限月读,照着石碑上的记载,自己应该在梦境之中——但是斑非常确定自己不是做梦的状态。如果是做梦,梦境一定是没有开头的,但是他清晰记得循环的开头。当然,为了谨慎,应该保留这个选项,作为最后的猜测,对应最终的手段——自杀,来解决问题。

斑继续读下去,他发现无限月读的施术条件算是苛刻了。需要集齐九只尾兽,通灵所谓“外道魔像”,组合成十尾提供能量开启幻术;还需要轮回写轮眼,轮回写轮眼是永恒万花筒的终极形态。为了得到轮回眼,需要阳之力——阴阳结合孕得森罗万象。怎么看,怎么像男人和女人结合就能生下孩子的说法。

那现在怎么办呢?是幻术还是时间循环?

是幻术的话,这个无限月读真的存在吗?是不是自己为了给自己一个理由而创造的?还是伊邪那美?是伊邪那美的话是谁拼着一只眼睛逼他承认?族里有这样的人吗?要他承认柱间的婚姻应该被中止为免宇智波陷入尴尬境地?

斑不死心,继续看石碑。

要发动无限月读,需要有轮回眼;轮回眼,起码需要是个万花筒宇智波;开万花筒的族人就斑所知只有他一个人。泉奈的眼睛在他的眼眶里,他原先的眼睛在眼库里封印着。写轮眼能够看见查克拉流向,只要是开了眼,是大概能从查克拉上看出来的,更何况是万花筒这样的巨大飞跃。

族里是没有这样的两个人的。

那么是否有漏网之鱼呢?对于结盟心存不满因此……

不会。

宇智波一族由于特殊的双眼遭人觊觎,奉行绝对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政策。也不与外族通婚。如果一定要这么做也会封印双眼和查克拉才会放人。

而且,这轮回眼不是说要阳之力吗。提起阳之力,斑首先想到的就是千手柱间。要从千手柱间身上得到阳之力,那可是难上加难。

柱间曾经抱怨过,他的木遁觉醒后,千手族中就试图让他结婚。他拼命反抗,最终条件是需要无条件提供必要的细胞以产生后代。已经各退一步千手柱间也只能照做,结果那个同族的姑娘在床上足足躺了半个月,就因为强烈的过敏和排斥反应。她能只躺半个月已经是千手的血统优势了,木遁细胞的巨大副作用也就这样在族里广为人知。

此事一出,千手的长辈急得团团转,干脆找来族里所有育龄女忍全体进行了皮试,结论是没有一个人不对柱间过敏。而后战事吃紧,此事暂时搁置。刚刚结盟没几天,千手扉间就带着他亲大哥的细胞前往涡之国。他不在的这几天里,柱间日日约斑,没事可做也要黏在一起,也就是这段时间里柱间把这一切告诉了斑。

斑当时费了大力气才忍住了笑声,但是柱间仍然一秒消沉,斑还安慰说说不定旋涡一族还真能找到不对柱间过敏的女忍,就算找不到女忍,平民女子也可以试试,就算木遁传不下去总有个后代吧。没想到柱间的心情并没有转好,他认真看着斑的双眼许久,一句话也不说,最终叹了口气作为这场谈话的结尾。

至于一般的千手族人,阳之力纯度其实不高。你当阴阳二力是有机溶剂想萃取就萃取?谁有这个能耐呢。

于是斑又疑惑起来,怀疑来怀疑去总是自己族人,他不太愿意这么做,而且想到自己的族人使他更加倾向于伊邪那美的猜测。应该是不想让柱间结婚吧,最多是不想结盟。

下午柱间准时到来,看着他一脸隐隐的兴奋不断问斑为什么不去婚礼,回想起柱间的表白,斑觉得自己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惯例“解幻术”后他引着柱间前往南贺神社看那石碑,又原原本本说了石碑上的语句。不是幻术的话,柱间就能给他一些新思路;是幻术,也算是与自己内心沟通。

千手柱间听完后,表情严肃起来。

“斑。”

“你有什么想法了?”

“……我不知道这么说你是否赞同,但我有种感觉,这块石碑上的内容更针对你。”

“……何出此言?”

柱间靠近斑,捧起斑的脸,直视斑的双眼:“千手一族的感知力不错你知道的,就我们所知,阴之力最强大的,一直以来整个宇智波只有你。至于阳之力的提炼,我的查克拉和细胞一样,一般忍者受不住,我弟弟都不行,也就是你不一样了。至于千手的族人们,能提炼出来的只有自己拥有的属性的查克拉和医疗查克拉——医疗查克拉没有属性你知道的。那么,能做到石碑所说的,只有你了,斑。你是唯一的。”

斑对他的动作感到不太自在,但是他也只呆呆看着柱间真挚的眼神没有挣扎。

黑眼睛就是好看啊,显得深邃,看进去就不太能把眼神拔出来。柱间一直长得非常有技巧,远看正直可靠,细看阳刚帅气。

“斑?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你说的话。”

“我还是觉得如果是幻术的原因,那应该是你之前说的伊邪那美,这个无限月读更像是引你去做的,而且也不像是什么好事。”

“我也这么觉得,自己体会了卡在一天里打转之后就觉得这个术实在是非常不人道,明明人自己可以做到的。”

“是啊,而且斑要想到,如果真的无限月读了,人的繁衍怎么办呢,那个神树,它包办?”

“……放开我,我不会干这个的。”斑双手抓住柱间柱间小臂向外拉开,后退一步。柱间顺势拉住斑的双手:“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斑。我们要一起实现梦想啊。”

斑感到慌乱。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