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6天

解开幻术有些什么方法呢?

结未印,强行打乱自身查克拉运行。但是自身实力必须强于施术者才能实现。

有同伴可以让同伴注入查克拉。

同伴较精通幻术可以让他拉自己进入精神空间以解开幻术。

实在不行制造刺激——伤害自己,这是下下策。

斑从被子里醒来。

之前是他太过依赖自己的写轮眼解幻术了,现在他理顺了其他可能性,打算今天和柱间一一试过。昨天,斑解开柱间所中“幻术”后,便想到了注入查克拉可以解幻术。自己算是给柱间注入了查克拉,也能解开一天半的幻术。那柱间给自己注入查克拉呢?

“柱间,给我注入你的查克拉试试看。”

“斑!你知道的,这个不行,你会受伤的!我的查克拉扉间都受不了,你……”

“不要啰嗦!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你先试着输一点试试看,不会怎么样的。”

“斑!”

“快点!不要拖时间,到了后天你又不记得了。而且,我注入查克拉对你有效,不试试你的怎么知道不行!大不了出了问题你来治!”斑努力回想,决定不告诉柱间自己身体上的伤害能持续到第二天,这么一来他更觉得自己才是突破口,一口咬定要让柱间注给他查克拉。

两人相持不下,最后柱间屈服了:“就一点点哦,如果不舒服斑一定要告诉我。”

他试着注了微量的木遁查克拉给斑。斑感觉了一下,吃惊地发现没什么问题。为了保险,两个人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出现。斑的胆子壮了起来:“再来!多来点!我没问题!”

柱间也非常惊讶,他一点一点加量,斑一点一点吸收。在其他人身上的砒霜,在斑的身上却像流水般顺畅,甚至让斑相当舒服,有种力量增强的感觉。但是斑没有认为自己解开了幻术——场景未变,环境里的能量流动未变,时空间波动也看不出来有一丝一毫。

两人相对枯坐许久,成果是斑觉得眼睛发痒,解幻术则毫无进展。

接下来柱间瞪大双眼直视斑,后者努力尝试让柱间进入精神空间。

“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在用幻术啊斑。”为了效果,柱间的脸靠得很近。斑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一个头槌让柱间抱头垂泪。

“谁知道你为什么就是不中写轮眼幻术。”斑去弄了点儿水喝,回来一看柱间还原样抱着头坐着,眼泪汪汪。斑又觉得可怜起来,不由得放软了语气。

“行了,眼泪擦一擦,喝水吗?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柱间一下又活泼起来,径自拿斑用过的杯子倒了水便喝。斑靠近他,两个人鼻尖对鼻尖正视对方双眼,一个努力调动查克拉,另一个努力克制查克拉。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斑的双眼因为干涩开始泛红,泪水也开始积聚,将出未出。柱间的表情变了,斑在柱间黑亮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朦朦胧胧的东西但是就是抓不住。

这样几次尝试未果后,柱间先决定停下:“……斑,我觉得对我用你的幻术应该没有用了,毕竟……你从小就打不赢我啊……啊,斑别打脸!疼!”

“……要是没有我,你就一天一天在这个循环里耗到老好了!还有我什么时候打不赢你了,是平手!平手!”

打着打着斑突然想到对于自身的刺激也可以解开幻术,顶着柱间快要冒出来的担忧,斑直接将手臂拉脱臼,又接回去。

没有任何解开幻术的迹象。

“是不是到明天才有效果显现?”柱间问,“我也试试?”说着他找出一把苦无对准大腿猛地一刺,伤口如往常一样好得很快,血都来不及流几滴。

烦躁的斑抢过苦无就想刺胸口,被柱间制止。柱间向后扳斑的左肩,顺势在背后从腋下伸出双手向后卡住斑的双臂:“别冲动,斑!你不能确定对自身的伤害会不会保留到现实中!”

“好歹能解开幻术!别站我背后!”

柱间避开斑乱踢的双腿,堪堪避开重重砸向他胯下的一脚,结果膝盖遭了罪,疼得龇牙咧嘴,焦急道:“斑!你知道这个幻术伤害到什么程度能解开?如果只有死亡呢?如果现实里的你也死了这代价未免太大了吧?那我们的梦想怎么办?我怎么办?等到明天看看怎么样?”

“明天,明天你就不记得了!”

“斑!明天我不记得不是还有你吗,我一定相信你的!对我有点信心如何?对自己有点信心如何?我们俩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办法的,相信我!你不应该这么轻易死去的!”

“……那先听你的,明天看看是不是还在循环,希望我们刚才的作为有效。”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