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3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四周看看,在卧室里。斑坐在床上,不死心地重来一套解幻术,依旧无果。

那就继续查资料吧,训练后直接悄悄潜入书库,避开族人以免惹来不必要的解释,早饭就偷偷拿走吃掉好了。

一个上午,一个中午,下午到了。

斑正想悄悄潜出去弄点儿午饭,与过去相似的事情发生了:族地里一阵喧闹,有人喊着“千手族长!”有人叫着“他来干什么?”朝着他的房子去了。

柱间?不是昨天说好让他不要闹事了吗?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必须来告诉他?

斑正想着,快速赶到自己的家,门口族人的眼神已经不想去看了,反正先解了幻术再说。

柱间在房里遍寻不着斑,正在着急,一回头,正看见匆匆进来的斑:“斑!为什么不来我的婚礼!”

“???柱间你失忆了?”柱间的记忆被重置了吗?

“斑!出什么事了?火核说你身体不适,啊你的脸色这么差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这样不利于好转的,斑?你在听吗斑?”

“……柱间。”

“斑!”柱间朝他扑来,这回斑能躲开了。向跟进屋子的族人示意让他们离开。稍不留神又被抱了个满怀。“斑——斑——为什么……”一声一声,搞得斑烦躁无比。

“别动,放开!不要拉拉扯扯……”使了巧劲摆脱了一点不利地位,“柱间你先放开我,坐下来我慢慢告诉你。” 

“斑——”可怜兮兮地坐下,注视着斑。

斑觉得队友实在不靠谱,但是鉴于没有别的队友,他又软下心:“柱间,长话短说,我先看看今天发生了什么,然后直接投射我的记忆给你,你准备好。”

冷不丁被读取记忆又被塞了一头记忆,柱间倒是接受得快:“斑,所以我又忘记了?不我是,诶?怎么描述?幻术又起作用了?”

“可以这么说,我们接下来就按照原计划办就可以。如果按照既定的路线过这一天,这一天就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我可以确定了。你回去吧。我要继续找办法了。”

“斑,我突然想到,你说告诉扉间会不会有用?”

“行啊你说去,他并不信任我。但是他的脑子确实不错,说不定能研究出解术的办法。哦对了,柱间,为什么你今天就被幻术控制了?”

“我不知道啊。”

“你昨晚做了什么?”

“……我不记得啊斑。”

“那你明天如果还记得的话,婚礼结束后来宇智波的书库找我,我看看你晚上都做了什么,找找你记忆重置的原因。”

“好,诶,你出村的结果是幻术范围比木叶要大?”

“我担心火之国都是这个幻术的覆盖范围。”

“好!”柱间突然提高音量,“我们要努力了!”

“得意什么?你明天还能保持今天的记忆就算不错了。”

第4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惯例解幻术的招试过一遍,认命般直接去训练。训练后吃早饭,早饭后看资料。顺便等柱间——不论他记得与否,都会来找他。

斑注意到,族里开眼的记录里面,有的信息显得相对不同,感觉开眼原理同时有两套一样,这让他非常在意。他的分析是,开眼是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标志,一个宇智波开了眼也就代表着他有了一定程度的精神力,也能使用这种力量,是实力的一次飞跃。然后一阶一阶向上走,从一勾玉到三勾玉,同样是因为精神力先达到对应水平,然后在激烈情绪触发下让人可以使用这部分能量。那么万花筒为什么就不一样了呢?同样是开眼,流传的大多却是杀死亲人、朋友这种残忍的手段。而在实际记载中,这样做的人其实只有3成获得了万花筒写轮眼,失败率相当高,而且这部分人多数死在了家族内部的动乱中。还有一些更旧的记载则显得相对温和,只是仍然离不开鲜血。斑自己也更倾向于温和一些的开眼方式,因为他自己的万花筒是因为父亲与千手佛间同归于尽而开启——他痛心于父亲的死亡,又深感梦想的难以达成,还担忧一族的前途,更强大的力量需要更激烈的情绪开启,就如同猛药需奇引一样。因此族里万花筒开眼方式的记载中,温和的方式也是伴随着亲朋受到重大伤害乃至他们干脆死去的,毕竟这样的年代里,亲朋的痛苦比自己的痛苦更加常见也更让人难以承受吧。那么如果意识到这一点,是不是会推出“也许我主动杀死亲人朋友,承受痛苦,就能开启万花筒”这种没有人性的结论?斑认为很有可能,因此放下了自己心中隐隐约约对族里资料被篡改的怀疑。

那永恒万花筒呢?为什么要那么残酷?到了万花筒才能看见,但是之前族里从没有过永恒万花筒的记载,是之前的万花筒持有者们没看石碑?还是没信石碑?还是没有亲人开启万花筒?真残酷啊,这是不是也是杀亲开万花筒的人的理论来源之一呢?这样残忍,一族发展真的有希望吗?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如此残酷,那么他的时代是否也是这样的?人间真的能有和平吗?

斑闭上双眼,用手背隔着眼皮轻轻感受泉奈的眼球。想要先搁置这个问题。

斑一边看资料,一边等柱间,这回倒是迟得很,申时将近柱间还没到,可能是柱间还有记忆但是在试图说服扉间的时候遇到了反弹,也有可能是柱间并不记得昨天但是幻术开始崩坏,那个都不算坏,毕竟在前进。

酉时,柱间来了,他绑来了自己的亲弟弟。斑看着他,两人也没说话,柱间把扉间的脸扳向斑固定住,然后撑开扉间的双眼,斑用写轮眼放招。扉间猛烈挣扎,无果,但是嘴没闲着:“骗人!阿尼甲你就是中了斑的幻术,现在你又用幻术骗我了!”

“扉间!你大哥我中没中过幻术你不是知道吗?”

“那是宇智波斑!”

“……我该感谢你如此看得起我吗?但是我承认,柱间对幻术的抗性独步天下,我和他对战从来不用幻术的。”

“斑就是个骗子!阿尼甲放开我!你怎么能就这么相信他?!”

“扉间!你看斑也没有害你啊,大哥求你了,你想想看假如,假如我们在循环,你觉得是什么情况,你觉得有什么突破口?你不是研究了时空间忍术吗?那个飞雷神斩!就算是为了大哥好!”

“……”

柱间意识到自己出口无状但是也没有办法。

扉间也突然安静下来:“……你的万花筒也没有看出破绽吗?”

“……是的。”

“我认为时空间的波动是有迹可循的,但是我现在其实感知不到。”

“你半夜试试。”

“……那我今晚试一试。……放开我大哥,我要离开这里。”

柱间松开木遁,扉间发动飞雷神离开了。剩下柱间和斑相对无言。

“……我昨晚的事情都记得。你要不要自己看看?”

“……你自己说说就行。”

“那我说了,我昨天回去之后帮忙收拾婚礼现场,然后训练然后吃晚饭,然后和水户……嗯。然后就睡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他的回答令斑更加烦躁,斑的表情已经绷不住了。

柱间怏怏离去。

第5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一切照旧。解幻术的尝试依然没用。

柱间又中了幻术,未时末来到斑这里。斑读了他的记忆,发现扉间也是没有“昨天”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扉间抗幻术的能力并不及你。原来抗幻术不是千手的通性啊。”斑说。

柱间被灌入记忆后,由一开始的激动变得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自己:“我每次解开幻术需要你的帮助,效果能持续接下来循环的一天。如果循环一直继续的话你也不必参加婚礼了,专心看族里资料吧,先看完。我这边争取多看一些,每天晚上找你,起码能把我族里的东西都过一遍,你直接读走就可以了。”

“你说的有道理,那就这么办吧。快回去看,不要浪费时间,也不必不眠不休。”

柱间看着斑,欲言又止十分明显,但是斑不想知道他想说什么。

老生常谈他不想听。

评论(2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