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2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训练后,斑在确认了自己书房里找不到线索后,打算去族里的书库再看看。一出门就遇见了送早饭来的族人,她一脸诧异:“……这……斑大人不是要去千手的婚礼吗?怎么穿成这样……”

身上一件旧族服的斑感到了焦虑,“今天初几?”

“今天初三,斑大人。”

这是怎么回事?!今天的“婚礼”他还去不去?

而且,柱间呢?柱间有没有关于“昨天”的印象?还是干脆他像其他人一样,陷在这“幻术”中失去了自己和他谈过话的记忆?

干嘛不去,去看看柱间,顺便检查一下“幻术”是不是真的完全重复着婚礼这一天。

 

斑先换了衣服,懒得想于是保持原来的配置。然后飞快把早饭塞进肚子,在等火核的时候忍不住又试了整套解幻术的方法,依然无用。火核来了,斑实在觉得诡异,于是问道:“火核,你说今天初几?”

“初三,斑大人。我们今天要去千手柱间的婚礼。”

“你没有重复过初三这一天?”

“斑大人您在说什么?日子怎么能重复过呢。如果能的话人间就没有遗憾了。”

“……说得对,我们走吧。”

“是。”

 

斑怀着诡异的心情来到千手族地。千手扉间一脸悻悻,眼睛不住打量斑的脸,这非常奇怪。斑心中暗喜幻术出现了破绽,直接忽视了千手扉间的异常——他巴不得幻术崩坏呢。

才进门,斑就被几个千手包围。斑坐下,他们就站在斑的侧面盯着他;斑一有什么动作,他们就会有所反应。这么看着他,只会是柱间怎么了,不然不至于在婚礼这样的场合这么做,而且正常的情况应该是斑第一天去婚礼时得到的待遇,那柱间?

柱间应该是记得吧?希望他是记得“昨天”,不要……不,不记得也可以。那样也就是幻术不是完美重复婚礼当天。自己可以找出破绽,进而解决这个幻术。

 

婚礼如期开始,柱间出现了,身边跟着一个千手一个漩涡。身后跟着的漩涡水户的无奈已经能溢出来了,两人好不容易站定后她看着斑好一会儿,眼神非常复杂,看来确实是柱间出了什么问题。斑觉得自己不必特意克制了,直接打开写轮眼观察柱间,他发现柱间身上有封印术运行的痕迹——柱间婚前恐惧发作要逃婚?还是想找他?还是不能确定是幻术的破绽还是柱间有记忆。

这大约是看家本事级别的封印术了,估计还喂了柱间点儿药来加强效果。婚礼由于千手柱间僵硬缓慢的动作而延长,斑没有动作,不论如何让婚礼进行下去比较好。看着熟悉的婚礼流程,不由得认真听了祷词和结婚誓言,发现没有任何变化,一模一样的话,语气停顿都完全复制了——细节做得还真不错。

好不容易挺到宴会,柱间终于冲破了封印,药物的影响——emmmm,他可是千手柱间啊。只见他如脱缰野狗般扑向斑,不顾宾客的眼光和族人的阻拦。扉间想吼他来着,但是又停下来,向大家强行解释柱间此番行为的理由,并开始带着水户敬起酒。斑给了火核一个留在原地的示意后顺从地被柱间拽出场地。

柱间跑着跑着,估计对身体的恢复是阶梯式的,他动作越来越流畅,最后嫌拉着斑手一起跑速度慢,干脆一把把他抱起来继续飞奔,最后到达了斑的家。

“斑!我昨晚找了一部分资料,但是没有相关的记载,今天早上我……”

“因为不配合婚礼而被封印了,看得出来,真逗。”

柱间一秒消沉。

“估计闹得不小,千手扉间还得顾着颜面帮你圆场,婚礼结束他大概就要来抓你了。”

“斑……你也逃不了……”

闻听此言,斑只觉拳头发痒,朝柱间头上猛一敲,喝道:“那能怪谁?现在赶紧想想怎么办吧!”

两人对了对,觉得只要自己按照既定的路线走,没有其他表现,这个幻术就会完全重复第一天的所有,不会有半分不同。但是如果表现不同,幻术也会跟着改变,两个人都不确定幻术的改变要达到什么目的。

“我就告诉你吧,柱间,我族里流传着一种禁术伊邪那美,解术条件是承认什么东西。什么都行,从大的国家兴衰到小的老婆做的饭好吃都可以包括,代价是一只写轮眼。如果不承认,那就一直循环。”

“宇智波都中招了,所以你觉得施术者是一个宇智波?写轮眼看不出来吗?” 

“看不看得出不是重点,这个术的目的就是要人承认,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是会让受术者知道自己在幻术中循环的。但是除了你和我之外并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循环一天。这就非常奇怪了,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只是觉得这是个思路,我们现在所处的幻术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承认什么而解开,可能是就针对我们俩的。”

“宇智波施术……我族里要是有这么厉害的人就好了。我一开始怀疑过是不是就是伊邪那美,但是后来觉得不对,因为结合循环的时段来看,完成伊邪那美需要用写轮眼取循环段落的开头和结尾构成循环。参与你婚礼的宇智波除了我就只有火核,火核的幻术水平……而且他不知道这个族长中流传的禁术。这就说明不是伊邪那美,那也就是说你,还有循环中的其他人不是幻术的一部分,是真实存在的。”

“那就是确定了施术者不是宇智波了?那样这个人的幻术实力真的很强啊,他要我们承认什么呢?斑有没有猜想?”

“不知道……不让你结婚?这太可笑了。我们早就商量好了。”

“斑”,柱间面目柔和,语气坚定,在斑的眼中仿佛成为了明珠熠熠生辉,“你不是说这是一个猜测吗?我们这么办好了,各自想想可能作为承认内容的事情,当做可能的解术手段,不必因为不合逻辑或者利益损失而放弃念头,斑。然后也不停止查找资料,毕竟还是要确认这么强大的幻术到底是什么的,这样也好彻底解决。这个幻术,我的看法是可能覆盖了整个木叶的范围,离开木叶不知道有没有用处。木叶里的人都中招了,但是知道自己中了幻术的只有你我,可能是实力差距导致的,也可能如你猜测是要我们两个承认什么,而且是各自承认不同的东西还是两个人达成一个共识也是问题。都想想吧。”

“可行,那我现在离开木叶试试看。”

“我也去。”

“不,柱间,”斑按住了将要起身的柱间,“你成婚了,还是回去的好,而且万一我把幻术就这么破开了,你和我在一起……我的实力你还是可以放心的。”

“……好吧,那我这就回去了。”

“要是还重复记得表现得像点儿样,别再被封印住了!”

柱间朝他哈哈大笑,接着回去了。

 

斑开始换衣服,打绑腿,整装待发,离开木叶。

他一直忍足前进,直到天黑,早出了木叶。

斑随意抓住一个路过的行脚商,问道:“请问今天是初几了?”

“……初三……忍者大人……”

“……”斑不自觉思索起来,脸色愈发难看,吓得行脚商战战兢兢。斑见状,又问:“你觉不觉得自己在重复过同一天?”

“怎……怎么会呢,忍者大人,小的,小的实在不知道,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能放了小的吗?”说着还哭起来。

斑只好放了他,看着他屁滚尿流地离开。

不会整个火之国都是幻术范围吧?

斑想暂时回去,先确定族里确实没有任何有用的资料再开始向外探索。

回去之后,他先找来火核,问了婚礼后续的发展。果然千手扉间替他大哥圆了场,婚礼结束他就要去抓人了,柱间就在那时候及时回去了。于是日子照样过,一切似乎风平浪静。斑让火核回去,自己飞快吃过晚饭就钻进族里的书库查资料,想着多做些计划外的事会不会就这么把幻术解了,于是干脆睡在书库里。

再看看,明天是否还是一样的明天。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