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第1天

斑从被子里醒来。

 

柱间新婚,斑觉得自己今天大约不必去办公,于是草草穿上衣服,训练后就一头扎进书房,试图在书中找到自己心中问题的解答。

他沉浸在书中,只过了一会儿,看了一半的、需要参考的古籍今本就胡乱放了一地。几上笔墨散落,纸上字迹潦草,反正自己懂就可以。不见客也不必洗漱,训练后贪凉只穿了长襦袢,头发昨夜压出的奇怪形状随意抓了抓见它不变也就放下由它去。坐久了姿势也放飞起来,一条腿架在几上,一条腿架在墙上,背斜倚书架,弓着上身翻着书。

他忘了时间,也不记得午饭,直到阳光猛烈起他才意识到是下午了。仔细看看未时末了,恍然诧异为什么送饭的族人没来,火核也没来找他说族务,真是奇怪了。正打算收拾收拾出屋看看,就听外面一阵喧闹,柱间的查克拉比他人快,卷到斑身边。

柱间来干什么?他不是新婚?不该和新娘在一起?找我作甚?

外面的族人拦他不住,柱间闯进斑家,循查克拉而至。用力拉开书房拉门,这一会儿斑只来得及放好几本书,就和一身新郎正装都没换下的柱间打了照面。柱间身后跟着几个宇智波族人,他们求救般看向斑,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斑看着书房门口跟来的族人,用眼神将他们打发走。柱间这时候脑子脱线不太好,还是控制一下损失吧。柱间一开口,斑更认为自己做对了:“斑!为什么不来我的婚礼!”

“???”什么鬼东西,你昨天办过了,我去了,怎么你们千手婚礼办两天?屋里披露宴,屋外流水席?村里谁都可以吃点儿?那么贵,两天都办得起?千手怎么好意思跟我们哭穷的?

“斑!出什么事了?火核说你身体不适,啊看起来你确实在养病啊,脸色这么差。养病怎么还不放下工作呢,这么辛苦不利于好转的,斑?你在听吗斑?”

“……我昨天去了,你们没告诉我要办两天啊,而且旋涡都走了第二天请什么人……”

“斑!”柱间跨过小几朝他扑来,斑背后是书架避无可避只好被抱了个满怀。“斑你真是病了,怎么日子都过糊涂了,婚礼只办一天的,就是今天啊,来让我看看你……”

“别动,放开!不要拉拉扯扯,水户……”柱间娶了妻子再这么和他闹实在不成体统。

“水户,还没……你快让我检查一下你到底怎么了!”

 

斑挣扎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就着了柱间的道和他一起犯起傻,他问道“今天不是初四吗?你的婚礼是昨天啊!”

“今天是皐月初三啊斑,大安日啊!你连日子都记不清了吗?什么时候开始的……唔!”柱间一时不察被斑使了狠劲儿一拳招呼在鼻子上,鼻血一下冒出来。柱间双手捂住了鼻子,斑趁势从他身下离开。

“胡说!今天明明是初四,我昨天去过了你的婚礼了,礼物还放在外面的架子上,不信去看!”斑匆匆离开书房,走向客厅。看到置物架,他就愣住了。

明明自己记得很清楚,引出物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还没收起来。

“斑……”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跟过来的柱间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斑自己也非常纳闷,怎么不见了?不是族人拿走的,现在没有人靠近他;当然村里也没人敢触他的霉头。而且有人进来他会有感觉,最起码结界会有反应和记录。可是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及其精于此道的敌人?只拿走婚礼的东西,毁灭证据然后迷惑他人?为了什么?

“斑……你让我看看好吗?我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扉间也不会!”

不对不对,这个人如果能迷惑柱间,那就是难得的大敌了。柱间往日幻术免疫,即便是斑万花筒的幻术技能也发挥不出原有效果的十分之一。能让柱间中幻术,还能隐蔽潜入盗走证据,这么强大的对手怎么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是只擅长这两样吗?是哪一族的秘密武器吗?不不不,潜入需要好体术。这么强的实力,说不定我看不见带回来的东西是因为我也中了幻术,先确认一下好了。

斑拽起柱间的袖子将他拖向内室,就这么一会儿被打破的鼻子就好了。一路上柱间絮絮不止,打断斑的思路。斑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说道:“待在这里不要动,我会回来好好告诉你为什么我今天没去的!”

出了屋子,斑站在客厅置物架前,从写轮眼一路开到万花筒,解幻术的大小方法用了个遍,一无所获。他不死心,原样来了第二遍,还是没有结果。他尽快抹了把脸,用查克拉把头发压得正常些,套上一件衣服就出了家门。出门就看见火核在门口向里张望,不等火核开口,斑马上问道:“火核,今天是皐月初几?”

火核本以为族长要问千手柱间的事,没想到迎来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他一愣,顿了顿才说:“……初三,斑大人。”

斑瞪大了眼睛,直接开着万花筒检查火核,火核诧异地看着他。斑看见他的眼神,心里觉得十分不妙,而且依然没有异常。斑心想,连自己和柱间都能放倒的幻术,想来族人都中招了吧。他依旧不死心地跑向其他的族人,不顾火核试图拉住他的手,他一个一个问过,人人都道今天初三。一圈下来,已经有族人的眼神从畏惧转变成了鄙夷。

斑回头,看见自己追在身后的火核:“火核,我想确认一下,可以吗?”

“呃,斑大人,可以。”话音才落斑已经看着火核双眼运起万花筒。

他看见了火核之前的行程:巳时初来到自己家门口,看见大门紧闭,就独自赶赴千手柱间的婚礼,千手一族明显对此表示不满,但是碍于面子,没有发难。火核的理由是族长身体不适,看起来没有人相信他,连漩涡一族的表情也很难看。柱间也很奇怪,火核说起斑生病后他看向火核的的眼神带着焦虑,全程都心不在焉,三献之礼还出了错。之后的敬酒也显得敷衍,似乎迫不及待想离开。剩下的倒是都一样了,千手扉间兴奋,漩涡水户光彩照人,婚礼流程依旧。看到火核接到族人报告千手柱间闯入的消息赶来的部分时,斑解除了万花筒,火核担忧地看着他:“斑大人,我以为您……所以我自己去了。您,您看起来真的病了。”

斑的记忆里他自己昨夜看书到深夜,早晨仍然正常起床训练,眼下有些青,加上没有吃午饭,也没认真洗漱,看着真的有几分病容。

“……没想到您是真的病了,那族务我先处理着,您好好休息。还有,千手那边……”

“……我处理,麻烦你了。”

“没什么,我该做的斑大人。”火核退下了。

 

斑只好回到家中。柱间在屋里,族人在院外,斑重新把写轮眼从低开到高,又解了一遍“幻术”,依旧无果。他只好进屋去。

“柱间,我有重要的事请要告诉你。”斑说。

“你说吧,斑。”柱间看起来有点期待的样子,斑选择忽视这一点。

“是这样的柱间,我记得自己昨天去过你的婚礼了。但是今天……”

“斑!”说着,千手柱间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斑,今天真的是初三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嗯,要不然你看看我的今天好了。”他眼神诚恳,运起查克拉尽力配合斑。于是斑从善如流,又看了一遍婚礼,这回是主角版本,看完斑平添了五分怒气。斑觉得自己是为未知的敌人擅自对柱间施幻术感到愤怒,他深吸一口气,组织语言,开始说话:“柱间,我怀疑有人对我们,不,全部人下了幻术。我刚才读了你对于‘今天’的记忆,之前出去我读了火核的,没有人像我一样有怀疑对吧?”

“没有,斑,今天……”

“你先听我说完,我试着解了好几遍没有任何效果,哦对了你也试一试,平时你根本不会中幻术的。快,试试解幻术!”

“哦,”柱间结了印,调动查克拉:“解!”没有任何改变。

两个人相对无言几秒钟后,斑又开口了:“看来你也也解不开这个幻术,我昨天真的参加了你的婚礼,礼物拿回来就放在客厅的架子上。我刚刚想过,可能我们看不到我拿回来的礼物也是幻术的一部分。如果敌人昨夜从我身边偷走东西能不被察觉,又精通幻术到你我乃至所有人不察,这种实力不应当我们之前没有一点儿耳闻,那个家族也不会放任这样的人不给族里带来一些利益。这就说明这个敌人只擅长幻术,但是他的幻术足够强大。”

“强大到你我都解不开?你的族人呢?有能解开的吗?”柱间的神情严肃起来,凭着对斑的了解和信任,他知道斑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

斑摇摇头,“我试过族人了,应该都中招了。这么强大的幻术,我闻所未闻,现在我只能想到从族里的古籍和旧物中寻找一些线索,还要留意这个‘现实’是否有破绽,你也一样,来帮帮我吧,停留在一天的幻术里这实在太禁锢人了,我们要解开它,好吗柱间?”

“斑,我能看到你这‘几天’的记忆吗?我可以帮你找找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柱间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这样说道。

斑当然毫无保留,把自己“几天”的记忆投射了给柱间看。

 

两人一番商量,打算分头寻找线索。柱间要回去了。

临走,斑对他说:“我确实病了。”由他确认的自己生病,想来这件事情的恶劣影响会降到最低。柱间会意,点点头就离开了。

斑仍在疑惑,明明自己有过参加婚礼的印象,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没有发生过?

宇智波一族专修精神力,分辨梦境是基础知识,斑完全没有往做梦的方向想过,至于柱间之所以会支持自己是因为信任和自己投射的“证据”。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力比较强大所以这个幻术消除不了自己的记忆从而让自己产生怀疑?

事情很麻烦,斑吃着晚饭想着,由于中午没吃饭,他晚餐吃得很多。吃饱后,他又走进书房。这次他的目标是古籍。如果找不到,明天他还要去族里的书库和神社去找线索,有柱间一起帮忙,斑心里有些安定。

为了保存精力,时间差不多斑铺好就被子,进入梦乡。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