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婚礼日脱出

 @d0f0l0f0 太太的梗

第0天

“这个就送给你吧,斑!”

一块木遁查克拉结晶被一根红绳栓起,挂上斑的脖子。

第二天,旋涡一族的新娘和随从就到达了木叶。

斑从被子里醒来。他不由自主握住这份礼物,回想起柱间送出这份礼物时的场景。

宇智波的族服有一个很大的优势——私密性好,脖子上拴上挚友所赠的紧要物件别人也看不见。他宇智波斑日日与千手柱间相处,就算在他身上感知到木遁查克拉也有说辞。而且外面哪来的那么多感知型忍者,千手的地盘他也没什么机会去,也就是这一次了。

柱间送的查克拉晶体他应该留得住。

训练回来,就是吃早饭。早饭毕,斑换下族服,改穿小袖配了件不带家纹的大氅,将柱间的查克拉晶体藏在襦袢中,就坐下来等火核。巳时正,火核穿着族服出现了,两人相对无言,一前一后走向千手族地。一路上看到二人的宇智波们并无往日窃窃私语,只是默默看着斑离开。当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依然不好看。

 

千手族地入口,千手扉间站在那里。他一改往日作风,显而易见的心情好,即便是斑的到来也没有影响到他。他打量一眼斑和火核,还向他们点了一下头。

签下名字,送上礼金,拿上引出物,仿若千斤重。柱间的安排,斑坐的位置及其靠前以致在扉间上首。斑略皱了眉头,但也没说什么,静静坐下。火核去了较远的席位。

斑选的时间不早不晚,先到的千手族人看见他都是一凛,然后又明显按下了情绪;旋涡族人与他不熟,没什么特别的表现。直到所有宾客坐定,千手扉间才来到斑旁边坐下。

婚礼这便开始。

柱间当然是打扮过的,黑色羽织非常适合他。跟在他身后进来的漩涡水户健康明媚,白无垢也挡不住刻在骨子里的勃勃生机。修祓后,一个旋涡长老诵起祷词。随后巫女携酒壶上场,分别在杯中倒酒,行三献之礼。酒杯传递,手指相触,斑离得近,眼力又好,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自己思绪纷纷却又抓不住重点,只好归于担忧——是的,整个宇智波,今天参加婚礼只有两人。而且水户嫁来,本就朝一端倾斜的天平更加不平衡。于斑个人无关紧要,可是对于族人这就是危机,之前觉得他和柱间走得太近不好,现在柱间与旋涡联姻更是不好。

怎么办才好呢?这一族何去何从?怎么才能让九泉之下的泉奈安心呢?该怎么做,又该怎么自处?

正想得入神,突然被一股查克拉刺了一下,是身边的扉间。回瞪了他一眼,这才发现已经要共同举杯致意,马上端好酒杯,张口饮下。

明明是千手成婚专用的蜂蜜酒,怎么不甜呢。

披露宴紧接着开始,斑早已和族人说好今天不必准备他的午饭,想来柱间也不会害他。水户换上了一套振袖和柱间一起开始挨个人敬酒。这振袖大约是她成人礼时所穿,这是最后一次上身了,鲜艳的颜色更显得水户明艳照人。

柱间这个老婆看起来身体很好,应该能诞育下子嗣吧。这样想着,两人敬酒时斑以挚友的身份饮下第二杯酒。

整场婚礼上,千手扉间非常激动,他在致辞的时候几近语无伦次,反复向水户念叨着“大哥就交给你了”这种话,柱间被他说得一脸无奈,平日的傻样消失殆尽,露出了应有的帅气,果然结婚使人成长吗。扉间因为高兴,来酒不拒,喝得有些多,到最后身体不住打晃,但是仍然睁大小眼睛,盯着婚礼进程。

真是个好弟弟。

 

婚礼在水户换上千手族服读写给父亲的信后,所有人共饮最后一杯告终。离开时近未时末,太阳很好,刚踏出门的斑因为光线的明显变化被晃得流眼泪,只好眯起眼睛走路。旋涡只留水户和几个随侍——毕竟涡之国姬君,排场还是有的。其他人这几日也就陆陆续续回去了,制作人柱力一事他们要徐徐图之,先抓住了尾兽谈好了条件再说。

返家后,在院中火核向他拜别,偌大屋里只剩斑一个人。婚礼上得来的小礼物被放上架子,一进来就能看见。斑又随便吃了些东西当做晚饭,就进了书房,他需要考虑很多事情。想着想着,查克拉随思绪一起混乱起来,斑也没有很在意,泉奈去后他的情绪和查克拉联系更紧密了,但是控制情绪就这么变成了一种修行,倒也不坏。

泉奈一直都给他最好的。

斑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族与村之间找到平衡,直到困得不行,这才回房睡下。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