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hy

是苟

十月怀胎

04 朋友和爱人的界线都太难把握

这边柱间安稳睡下,与此同时隔壁的宇智波斑在重重思虑中难以入眠。

斑的确抓住并拷问过黑绝,得到了很多信息。问题是斑从黑绝记忆里得到的信息琐碎而不全面。关于世界和平的问题越来越多,已知的解决方案却被逐一否定。斑眼下已不知道达成理想应该做些什么,只知道自己能通过获得轮回眼以提升自己的实力,因此他先回到村子打算完成这个唯一清楚的目标。

 

离村以来,斑夙兴夜寐,在查探六道时期的遗迹的同时也一直探索人性的本质和世间的道理,每天只有睡觉和整理资料时才会在旅店的房间里作长时间的停留,一路走来积累了无数的失望。斑对于人本性的信心一天天被消磨,也越来越倾向于实施无限月读。

那天斑一如既往深夜返回旅店房间睡觉,可推开房门之后斑一直带在身上的封印卷轴就自己动了起来。斑惊讶之下只看见封印以最快的速度完全展开,渗入地下,拉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并将它封印起来。一分钟后斑回过神来,面对着由于黑家伙拼命挣扎而如飓风过境般一片狼藉的房间,后知后觉地嗅到一丝发情alpha的气味。

柱间说这个卷轴可以在发情期保护我,原来是这样保护的,斑想。

误会了黑绝目的的斑在之后进行拷问的时候在策略上低估了对手:他对着黑绝使了半天幻术,效果是自己累的够呛同时一无所获,不得不重新思考这坨黑色聚合物的目的和来意。想来想去,他最终调动自己的精神力入侵成功,总算取得了一定的收获,片段化地读到了一些记忆:这个黑东西叫做黑绝,来到这个房间的目的是监视他——监视他的目的是看他是否还按照石碑上的思路在行动。石碑内容它改过,目的是它的母亲。早在木叶村建村期间,这个黑绝就一直在积极活动,具体做了些什么斑看得模模糊糊但能大致推断认为黑绝在木叶村活动的目的是让他对木叶村和它的体制失望进而……总结起来还是希望他完成石碑上描述的目标。

也就是说,这个黑绝修改了宇智波的石碑,希望利用宇智波来完成石碑上的一件事从而救它的母亲。如此想来,无限月读就并非如石碑上写的那样完美诱人,到目前为止斑所收集到的遗迹内容和旅行的见闻也掺有水分不再值得参考,相当于斑在这个黑绝的诱导下做了多年的无用功。

斑失望之余,却又感到奇怪——为什么这个黑绝单单挑选宇智波来完成它的计划?

这是否说明要完成计划必须有宇智波的力量?宇智波的力量……果然还是写轮眼。

斑思前想后,得出一个结论。

虽然无限月读不可靠,但是达成无限月读的条件未必完全无用。

外道魔像和尾兽根据石碑和遗迹上的说法需要共同使用,要通灵外道魔像需要轮回眼,轮回眼需要让永恒万花筒再次进化——这种递进关系意味着轮回眼应该是真实存在并且有着别样力量的,很有可能石碑上关于轮回眼的这部分内容是真实可靠的。

斑由此打定主意回村去徐图后计。

 

现在,计划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斑通过方才的谈话,有所保留所知的情报并误导柱间将斑的在外经历联系到错误的方向。下一步就是获得柱间的阳之力,进行阴阳结合。即便柱间回过味来还是不愿意给,或者有其他人来阻挠,斑也还有其他的办法获得阳之力。

确认自己完成了第一步亦想好后招,斑才完全闭上双眼放任自己沉浸睡眠。

 

宇智波一族得到了斑回村的消息,有一部分人开始走动起来希望他们的族长回去。柱间收到类似消息时不置可否,只拖着不理。扉间对他此番作为却并没有好声气,况且柱间现在天天不住回族里,拿脚想都知道是和斑住在了一起——这让扉间非常不满,却又感知不到他们的位置。

想跟踪也没办法。打那天起,柱间常常不见人影,斑又日日闭门不出。扉间更不是闲人,没有时间也没有理由整天跟着他大哥,只能先听之任之。这一天的午餐时间,他感知到柱间独自在火影的办公室里,便推门进去。

“啊,扉间来了,吃午饭了吗?快来!”千手柱间拿着买来的食盒吃得不亦乐乎,边吃边朝一把椅子努嘴,招呼弟弟坐下。

“我吃过了,大哥,我有件事情想说。”扉间走上前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看向他的亲兄弟。

“……扉间你不坐下说吗?”

“大哥,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柱间听后马上放下了筷子。“虽说一开始我就问过,但是我现在还想再问一次,为什么大哥一定要和宇智波结盟呢?”

“因为……”

柱间才开口回答却被扉间打断:“大哥不必急着回答我,我也还记得大哥当初的答案。但是照大哥现在的做法看,只怕这不是实话。宇智波斑……”

柱间听着扉间的老生常谈,心里却想起别的事来。中午了也不知道斑有没有好好吃午饭。虽然斑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次就学会了做萝卜汤,但是光吃萝卜没什么好处,柱间想。希望斑会吃自己留下来的鱼和米饭。

扉间走后,柱间颇觉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话即便听着难受,也只能暂时忍耐,引导扉间从更加开阔的出发点思考。扉间的想法不是一天形成,解决它且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而柱间,最近更是添了新的烦恼——他对于斑的一些隐秘的心思渐渐活泛起来了。

柱间是alpha,斑是omega,两个人从未在这方面有过芥蒂和隐瞒,但是柱间并非完全没在意过这一点。事实上,柱间早在两人十几岁时就已知晓斑的第二性别。虽然斑上战场时使用了专用的结界试图阻隔自己的信息素,但是欲盖弥彰的行为让本就对斑的变化十分敏感的柱间更快地注意到不同。柱间对于斑有着超越对其他人的敏锐感知,他一下子就闻出了斑信息素的味道。这之后,柱间夜里偶发的旖旎梦境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人。

先前许多年由于条件不允许,柱间也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如今他不得不想了——他注意到这几天里斑的味道变得浓郁起来,这是发情期到来的先兆。由于年少时滥用抑制剂,斑的发情期很没有周期,这也是柱间会专门给斑做保护他的封印卷轴的原因——谁也不知道斑什么时候开始发情,只好无差别地攻击以求稳妥。

柱间本就蠢蠢欲动,再加上如今斑需要柱间身体里的阳之力,此番催化下柱间的小心思更加活泛起来。扉间早先做过的实验结果历历在目,粗糙的移植是绝对不能用在斑身上的;两人也试过传输查克拉以减弱可能的排异反应,但是这种方法下不仅柱间损耗大而且斑留不住,只能看着珍贵的查克拉白白逸散在空气里。仔细想想斑的接收过程也不算是一无所获,他或多或少吸收了一些——首先斑的阴属性查克拉必须抵消掉一部分,然后就会有吸收的余地。问题在于查克拉离开身体之后逸散得太快——要是有个容器装起查克拉来带在斑身上就能好一些……倘若在发情期标记斑,让斑怀上孩子,这个过程算不算是……柱间猛地摇摇头,试图驱散自己的邪念。但是几天下来,这个念头随着萦绕在他鼻端的信息素一起挥之不去。

柱间越想越觉得这么做是个好主意。于是在斑的信息素水平持续走高的一天夜里,他买了斑爱吃的豆皮寿司,打算告诉斑自己的新想法。


十月怀胎

03 说得多和说得真完全是两码事

这一天扉间没有再来。若是往日他怎么也得一天往他大哥处跑个两三趟,有时候带着文件有时候带着午饭——两个人都忙,干脆一起吃午饭。今天柱间一直忙到天黑透,这才晃晃发酸的脖子,扭扭僵硬的腰,怀着新鲜而激动的心情向新的小家走去。

早晨没让木分身一次买齐一整天的饭,为的就是现在亲自去挑现做的。他脚下拐了个弯,走向一间新开的食肆,买了两份晚饭才又往回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柱间也不算会做饭——如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凑合做随便吃,但是如今家里多了个斑,柱间不愿意让斑受委屈。

真论起来,斑还是个omega,相对而言娇嫩一些。

 

随着和小院距离的缩短,柱间渐渐看见那个小院内有些红色的光亮。

那是灯笼吗?

是的,上面还画了斑的万花筒纹样。

斑……在等我啊,他想着,一下就开心起来,加快了步伐,向结界的入口走去。

 

他打开结界,大声说出我回来了的那一刻,好像有什么粘乎乎甜丝丝的东西在他心中化开了。仿佛过上了梦想中的生活——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当然不是这个,是总有个人在家里等他的感觉,就像是娶了妻子一样。说起来还真的可以……别想了,斑出来了。

 

宇智波斑表情平静,端坐桌前。他只是用下午新买的盘子把柱间拎回来的食物盛了出来而已,结果端进屋的时候柱间还是露出了傻乎乎的表情,这让他有些愠愠。但是想想要和柱间谈的事情,斑也就放下了用拳头敲柱间脑袋让他醒醒的想法——就这样回来了的原因斑并不打算和盘托出。虽然柱间现在不问,但是迟早他是要想办法知道的。与其等他布置好一切来逼问自己,不如快速出击争取主动:趁着现下柱间沉浸于自己的想法,听的时候精神不集中看不出来问题最好。于是斑关严了窗门,赶着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和柱间谈他编好的内容。

“我临走同你说过石碑上有些东西值得一试。”

“是啊。”柱间闻言从食物里抬起头来。他停止了咀嚼,正夹着一块米饭的筷子也停在空中。斑被他恳切的目光看得有些内疚,却还是说了下去。

“我找到了证据证明那是假的,要达成和平不能走这条路。”斑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用最稳定的音调来陈述自己的经历。

“为什么……”柱间的双眼瞪大了。

“石碑被篡改了。”

“是谁干的?为什么要改宇智波的石碑?”柱间放下了筷子,那块饭也落回了原处。

“为了眼睛。为了轮回眼。那是万花筒之上的力量。”斑不敢迎着柱间眼光说这话,只好低下头去看盘里的剩饭。

“是这样吗!斑你没事吧?”门窗都关着,空气不流通,房间里很快闷热起来。食物的热气,映着微微发红的柱间的脸颊。他听到斑这么说激动起来,一拍桌子就要往起站。

“我没事,我还没留意到,封印就已经开启了,然后我就控制住它了,”斑伸出双手去压住柱间的一只手,让他坐回原位,看着柱间双眼继续说道,“那家伙没有机会再捣乱了,说起来是你送我的那个卷轴帮了大忙,谢谢你,柱间。”

“真是太好了!能帮到斑真是太好了!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此时的柱间已经完全进入了斑的掌控范围。

“因为alpha信息素,卷轴被触发了。”

“这是冲着你来的吗,斑?他是为了你……”

“也算是,虽说更重要的目的是我的眼睛。”斑复又低下头去,随手拿起了筷子。

“哦哦,你是拷问了他吗?他都说了?”

“有写轮眼就什么都能知道,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已经不是这家伙和他失败的计划了。”斑开始更加缓慢地说话,力求吐字清晰。他心思飞转,手中筷子也不自觉地戳着盘中米饭。

“关键?是什么?”

“柱间,你愿不愿意帮我提升实力?我不想再遇见这种事了。”斑抬起双眼直视柱间。

“当然……好了,斑需要什么?”

“帮我开眼。”

“诶?怎么突然……哦哦那个轮回眼吗?那个人需要斑的眼睛就是为了这个吗!斑确定解决了这个人吗?轮回眼对斑的身体没有损害吗?”柱间问道。

“我都问出来了,没什么损害。”斑戳米饭的手越来越用力,几乎要将米饭戳成烂乎乎的一摊,“而且,你给我的封印卷轴你自己还没信心吗?”

“那我就放心了,斑具体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分给我一点你的阳之力。”斑紧紧攥着筷子,低着头说。

“诶?”柱间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阳之力。在你的身体里,在你的每一个细胞中。怎么,不愿意了?”斑抬起头来看着柱间,如果他不愿意的话……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问题是,斑……想要怎么留住它呢……”柱间用力喘了两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吃你一口?或者移植一块你的肉到我身上?”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斑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肉……我的细胞不太……斑,我是医疗忍者,能否容我好好考虑一下让你获得阳之力的好方法?光是这样……的话我很怀疑效果,也很担心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不利的影响。斑,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想个好办法?”柱间还是站了起来,他反握住斑攥着筷子的手,恳切道。

“我相信你,柱间。但是扉间还有千手一族要是知道了……”斑拖长声音,观察着柱间的表情慢慢说道。

“不会有别人知道这件事的。”柱间马上保证道。

“我相信你。”斑最终用这句话收了尾。

 

卧室造了两间,柱间和斑各自住一间。

柱间铺好被子躺下,想起是自己给斑的封印卷轴保护了斑,感到几分窃喜。

回想起来,这个卷轴是为了斑的安全特意制作的。

刚建村那阵子柱间终于能接近斑,却意外发现斑的身体不好,发情期紊乱。柱间想避免斑受到这个方面的伤害,索性亲自跑了一次涡之国。他融合了千手和旋涡的封印术,又悄悄看了一些扉间对宇智波的研究资料,针对alpha制作了这个封印卷轴。主动触发不用说,特别之处在于被动触发方式——发情alpha的信息素。omega发情能够激起在场的alpha也进入发情状态,这样的话斑即便身处发情期中,没有体力也不会受到伤害。斑要是不在发情期的话,能打得过他的人有几个?如果情势不对,斑也可以主动触发卷轴保护自己。

自己真是太明智了,柱间越想越得意。

得意了一会儿他又发起愁来。斑想要阳之力,可是木遁细胞侵蚀性那么严重,要如何让斑不受到伤害地获得呢?

移植既没有效率,又有损害,是万万不能做的。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柱间大字型躺在自己铺好的被子上,想着想着睡着了。

------------------------------------------------------

今天下个双黄蛋

十月怀胎

02 谁知道上司天天都在忙些什么

千手柱间忙足了一整天。

头天夜里基本没睡,仓促间搬进新房子,终究还是有些顾此失彼,真正生活起来才知道究竟哪处尚有缺失物件。比方说,两个男人的衣服草草堆在一起就不可避免地混成一团,导致柱间早晨起来后很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子;穿好衣服之后,也只能饿着肚子先去上班——因为家里没有厨具。

斑起来,只懒洋洋披了件外衣便窝在一角静静看着柱间忙乱。柱间眼看要晚,卷了几件待用物什一脚踏出门就打算走。他抬手结印准备单派一个木分身去处理斑早饭的问题,刚要回头问斑想吃什么就听见斑嘲笑他没头苍蝇胡乱忙,并点名要豆皮寿司当早饭。柱间看着斑说完就转身施施然回了里屋,走出几步才觉得他这样子像是要在房间里待一整天。

随后被召唤出的木分身因此被要求买早餐午餐和足量零食送回家里。

 

斑不会做饭,最常吃的食物是兵粮丸。这一点柱间很清楚。

 

柱间来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扉间便前来找他。

“大哥,宇智波斑的事不能就这么放过了。”他显然是压着火气,板着一张脸,面色冷得仿佛能结霜,“说走就走,想回就回,他当木叶村是什么了?大哥替他遮掩了这次,下次又怎么办呢?”

柱间听了反而觉得好笑,他吞下笑意道:“出入自由……斑这不是把木叶村当家了吗。”

“今后呢?大哥我说过很多次,宇智波不是善类,斑尤甚!大哥总是被斑迷惑!”

闻听此言,柱间一下笑不出来了。

他思绪翻滚,很多过去并没有在意的问题交织在一起编成一张令人窒息的大网笼罩下来。倘若扉间不是他的亲弟弟,只是一名普通的千手族人,他如此态度便无可厚非——但他不是。扉间是千手柱间仅剩的嫡系,关系近,地位高。柱间成为火影不仅仅意味着他自己要谨言慎行,他弟弟千手扉间的言行举动同样需要顾虑后果。

……是个问题。想到这里,柱间语气平静地叫出弟弟的名字,这让本以为会收到大哥激烈回应的扉间有些诧异,不自觉退了一步。

“扉间,告诉我你是谁?”

“大哥……”

“你是我的弟弟,这个你知道。那我是谁?”

“……大哥是千手柱间。”

“千手柱间是火影。你现在是火影的弟弟,还是千手一族的族长。”

“大哥才是火影。”

“你的态度也很重要。”柱间一摆手,继续说道:“木叶村建立时千手占上风,这一点众所周知;事到如今,你对于宇智波的厌恶防备也差不多了。在这个村子里,千手一族的柱间是火影;千手一族的扉间是火影柱间的亲弟弟,还作为千手一族的族长把持着村子的重要部门,能参与决断所有关于村子的事务。千手扉间的态度,可以看做千手一族的态度。加入村子的其他忍族要是不想得罪千手一族,就要先站好队。”

“……宇智波是邪恶的一族,他们的力量来自于仇恨,引导大家都防备是对的。”扉间沉吟片刻,将目光移向一旁地面,这样说道。

“有些问题我也没能想得很清楚,贸然站在哥哥的角度说你不恰当。但是我知道一点,我们想要建成的是一个不再有家族界限的村子,让村子成为大家共同的家。认为宇智波如何如何实际上向大家强调的仍旧是家族啊,扉间。你现在之所以能轻易引导某件事是因为千手一族现在在村里话语权是绝对的!宇智波一族如何如何所以应当防备这种说法,跟觉得阑尾迟早有一天会发炎所以干脆孩子一出生就把它割掉是一样的。宇智波和千手一起建村,已经是村子的一员了!”

“还有斑。让他离开村子就是好的吗?扉间,再怎么样,班也是和我齐名的忍者,他在村里无论如何都能为我为村子分担压力。而且你防备了斑又有什么用呢,他的实力是防得住的吗?斑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其实都很清楚,到了现在斑就那么容易情绪崩溃吗?退一步说,谨慎对待他是好事,但那也不需要走到今天这样的程度。扉间,你的偏见影响了你的判断,已经造成了不必要的损耗,对于今后的一些决策也很不利。”

柱间说完,扉间面如秋水,不置可否。他既不抬头,也不说话,一动不动地注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柱间回过味来,被自己说出来的话吓了一跳,见此也不知自己还是否应该说下去,他感到一阵疲惫,打算让扉间自己慢慢思考:“大哥暂且只说这些,希望扉间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扉间默默转身离开,留下柱间一声长叹。

 

送走扉间,柱间捏着眉头,拿起文件开始阅读。

不论柱间如何努力批改,文件的数量日日不少。即便头天夜里一份不剩,第二天早晨还是像昨日重现,就好像有种神秘的力量暗中窥视,专等柱间离开后将文件的数量恢复以保证柱间每天都要花一定量的时间呆在火影楼的办公室里,不得脱身。

现在柱间拿起来看的是关于新加入的忍族住地建设完善情况的汇报。

作为第二批加入村子的大型忍族,猿飞一族在各种帮助下很快建好了住地——这本该是高兴的事,但是此刻柱间看来总有哪里不对。原因无他,只是现在各个忍族分散聚居的头就是猿飞一族起的。有猿飞家带头,后续进来的志村家、转寝家,猪鹿蝶三族、日向家也就都自己抱团居住。现在正在谈的是犬冢一族和油女一族,在柱间印象里这两家都是驱使生物为己所用的可能需要住得分散些以便饲养动物,然而他们在进村前的谈判中头一个就提出了需要专门的族地这件事。

特别的是商人之家水户门一族,虽然是平民,但是又恰又有那么几分忍术的传承。他们倒是没有要求族地,但是他们却希望能拥有大量的商铺——这个要求让扉间感到不满,打回了这一条,并最终做主给他们安排了一块集中居住的族地。

上面这些还只是忍者的事,村里现在还有大量寻求庇护的平民和商人,他们开起店铺、卖起手艺,隐隐有将木叶当做一个商业要地的样子,这倒是让人欣慰。可是平民和忍者之间还是有着相当大的不同,居住的地点也如油水一般不能相容。想到这里柱间心中盘桓若有所失之感,但是各方理由充分,也不好插手做什么。

扉间并未从柱间这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柱间曾试探着问过自己的弟弟,一村当中家族之间泾渭分明会不会有所不利。其时扉间正忙得头昏眼花连饭也没空吃,被柱间一问便点起了心火。当时扉间及其暴躁地发作了一番并顺便表达了他的意思——每个家族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难道当了火影就能把手伸到别人家里去管事吗?

柱间得到这般答复消沉了一会儿,如今想来还是觉得别扭。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柱间想了半晌,只得到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似乎还是家族与村子之间平衡的问题。他又看了看,觉得确实族地建设没什么问题好另说,也就只好先签字放下这份文件然后拿起下一份——这一份是公共设施建设的问题。

公共设施建设需要各个家族都出钱出力,而现在的情况是有的家族在木叶住了一段时间,有的刚刚把家搬好,还有的正要搬来。入盟时间参差不齐,让他们现在就调动人手开始出力似乎有失公平,而如果有的家族不出力光出钱看上去更不是一个好选项——如此拖延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建设呢?

又是棘手的事情。

柱间又叹息一声,提起笔一字一字边想边批起来。


十月怀胎

01 成功的男人要能及时盖出房子

木叶村里靠近火影楼建筑群的一个角落里,一夜之间新起了一座二层的木房子。房子的外表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朴素的墙色加绿色藤蔓攀墙头的搭配在草创初就的村子里显得普普通通。过去就没有留意这一处的话,如今路过更不会多赏一眼。

包围着这座小房子的是一个小院子,院子由不矮的篱笆墙围起来,上面像房子本身一样爬着藤蔓植物,密密匝匝包覆住篱笆应有的的缝隙,从外边看不进里面。要是光看植物的生长情况,一定会误以为这套小院打从开始就建在这里了。

话都这么说了,我们都懂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现在住在这里的是宇智波斑。

 

“昨晚的大事你知道了吗?”

“是什么?我昨晚不当班,睡觉去了。”

“那一位回来了!”

“哪……那一位?他不是叛……”

“嘘……这种话现在还是不说为妙……”

“哦……啊?什么情况?他不是连家族都……”

“我和你说,昨晚上我和松守大门,半夜三更突然就回来了,想从大门进来马上就被发现了,松那家伙差点儿吓尿了裤子。我俩一边得赶紧派人通知火影大人,一边试着把他先拦在那。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小松被杀了?!”

“不是!那一位真的就在那里等起火影大人了。”

“诶——”

“小声点儿!火影来得特别快,我本以为是因为……没想到火影……最后是被迎进来的,说是执行任务去了……谁知道……火影为了这个和他弟弟吵了一架,亲弟弟啊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唉……”这名忍者向上努努嘴表达自己的意思,又四周看了看,这才又开口说道,“火影给他撑腰啊。”

“是……是一种控制吧?毕竟那么危险……”

“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家伙一言不发,火影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许……希望是像你说的那样……”

“唉……”

 

昨天夜里,千手柱间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之后最终在扉间的建议下选择回到族里睡觉。

他睡得并不安稳,明明平时沾枕头就着,结果当天翻来覆去到深夜还是全无睡意,柱间终于决定坐起来时,听见有忍者靠近的细碎声音。

柱间感到一种莫名的冲动,他的心脏怦怦直跳,仿佛要从嘴里蹦出来,让谁看看它的真、它的红、它的脆弱。深吸一口气,柱间打开窗,就见值夜班的族中忍者阿织一脸焦急喘着粗气奔来。见火影醒来,她正欲敲窗的手来不及放下,也不等喘息平复,断续说道:“他……回来了……斑……”

心脏的跳动仿佛有了理由,柱间感到喜悦从心脏向全身扩散,他开始觉得暖洋洋的。顾不得许多,扔下窗口站着的织,柱间站起来就从窗子跳了出去,拔腿就奔向村子大门口。

“大人——衣服——鞋——”织在后面叫道,但是柱间完全没放在心上。

 

村子目前不大,比较晚加入的忍族还在零零碎碎搬入家当人口,稳定下来的那些则零散群居,各自抱团。柱间没几息就来到了正对着村口的大路上。

他一远远地看见斑,就完全不顾深夜寂静,大声叫着斑的名字朝那人跑过去。

柱间心想,斑面无表情,看起来心情不够好,但是……不论如何只要他肯回来就行!怀着喜悦之心,柱间扑上去想把人抱个满怀。

本来他做好了被推开的准备,可是这次斑没有像之前每一次那样躲闪开来。这般表现反而吓了柱间一跳,他松开手臂,一面打量斑,一面站到斑的面前,打算开口询问。

与此同时,气氛在重逢的好友之外几近凝固,值夜忍者在不断赶来。他们静静到来,不上前也不说话,只聚集在大门处,无声地注视着这一幕,眼神如刀。

千手扉间就在此时赶到。

 

看到扉间到来,柱间和斑脸色都变了一下。斑的表情迅速恢复如常,而柱间的眉头越皱越紧。

千手扉间飞雷神落地,狠狠瞪着斑大声说道:“宇智波斑你居然还敢回来!你不是已经……”

“住口扉间!”柱间马上出言制止。

“大哥!宇智波斑明明……”千手扉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动弹不得,表情却更加愤怒——柱间释放了自己的查克拉开始强行压制他。

此刻柱间头发未梳,赤着上身光着脚,搭配身上唯一的睡裤,光是表情严肃竟也显出五分威仪来。“宇智波斑执行机密任务,成功归来,应当好好休息。”柱间环视一周,慢慢说道。他音量不小,足以让在场每一位忍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扉间仍欲反驳,他前踏一步刚张开嘴,看见他动作的柱间便马上补了一句:“扉间,我是火影,我很清楚自己给谁下过些什么任务。”

场面很难看,在场的其他忍者石雕般静静站立,没有人敢说话或动作,就这样僵持着。

“斑,请马上向我汇报任务,我想现在就听,我们走吧?”

柱间虽话是问句,却也不等斑回应,他拉起斑头也不回地瞬身离去。

 

他们身后,千手扉间恨铁不成钢,当着一众忍者的面一把揪下面甲狠狠掷在地上。钢制面甲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一下就变了形,弹了几次才停在地上不动了。

“撤!”沉默许久后,扉间最终说道。

 

柱间拉着斑,不知不觉间回到了火影办公室。

直到此时斑仍一言未发。被用力拉着一只手腕的他注视着房间的一角,静静伫立,看上去心思并未放在柱间身上。柱间也没有心情关注这一点,他的眉头紧蹙,拉着斑的手并不放开,只木遁卷了把椅子来让斑坐下。

“斑,你说得对。有些事是我欠考虑了。但是现在我更想知道,斑你还走吗?”

斑坐着,眼睛慢慢在柱间的脸上聚焦:“这段时间不走吧。”

“我会留下你的。”闻言柱间眉头渐渐舒展。他低头看见自己还攥着斑,便轻轻松开斑的手腕,将它放回斑的大腿上。

 

“你们族里是怎么回事我方便知道吗?”

“没什么。我不回去。”

“那我们暂时先住一起可以吗?我要理一理思路,这段时间也不回族里。斑,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也需要谈谈。”

“随你。但是建议你先把衣服穿好。”

柱间闻言一笑,略想一想就站了起来,“走吧斑,我有个主意了。”

 

让我们留在火影楼上看下去。

两人下楼没一会儿,先是一座房子,而后是一圈篱笆自地下快速生长起来。最后绿色的藤蔓带着查克拉的气息缠绕在新生的庭院里,隐隐约约又能看见写轮眼幻术结界特有的朦胧光泽——住处甫一建好,两个人就各自散开去拿东西了。

 

这就是这套小院的来历了。

一夜之间,东西各自备齐,塞进这个临时的家中。

-----------------------------------------------------------

赶着斑的生日和时髦开启全新篇章


题外话5
当初刷火影,我看完鼬的经历,第一反应就是这两段话。
今天终于找到原书了。

题外话4

我终于明白分歧在哪里了。

人是非常复杂的东西,把这个系统黑箱掉,只看输入和输出,大概连经验公式也得不到。
长到能上网的岁数,经历啊,思路啊,体会啊,底线啊都是独一无二的了。

爱更是一个泛泛的概念。
有广为认可的概念,也有小众观点。
对于一个角色/人物的爱是什么样子的?

我也不知道啊(ヾノ・ω・`)

然后对于一对cp,爱的程度不一样,或者只爱其中一个,表现形式也是多种多样。
其细微的程度变化又是另一个维度。
要分析起来不知道能水出多少论文。

真复杂呀。

写文也是,做人也是,人生也是,发展也是。

索性做好自己不去评判。保持心态平稳为上,不舒服就自己离开。

今天又是有收获的一天,收获了新的看问题角度。

p.s 我在写大纲了!争取六月有输出!

题外话3

文字的力量比我的想象还要大。
在心理脆弱的时期,在心思敏感的时期,在压力山大的时期,看刀子确实不是个有利做法。
所以将心比心地想想,我还是再做得精细一些比较好:比如文前充分预警,比如干脆少写刀子。
现在有4个梗在排队,其中就有一把刀子……果然还是好好预警吧,这把刀子就让它成为一把短刀——侥幸清醒,大闹一场,即便赢了也只会更加痛苦。
也许有把它加长的一天,也许有读了很多刀子而心情不变的一天,但绝对不是今天和明天。
后天吧。
也许会有那个后天。

弥留我会打上预警,之后的刀子都会好好预警的。

不写刀子的话我说不出来。
有的时候是这个what if的需要设定,有的时候单纯是练习一下这种叙说手段,还有的时候是为了那缥缈的“艺术感”。
还因为写某些段落的时候,要疗愈的是我自己。这一招现在被证明有效,我可以在单纯的文字中坚守自己不被轻易影响了。
当然,打电话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但是事后也可以做到不过多回味了。

还是这样写下去吧。

今天都还未过去,明天都不必动念去想。

@呆毛君不可以只做辣鸡画手
立牌收到了,和想象中一样美好
p.s 大白兔是怎么回事,赠品吗?

切切

FISTING.

未满18岁请对自己负责。

LLC_万古长夜:

paradox:

不能被屏蔽堵住的嘴

(开放转载,不用询问)